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那個雙人滑

ෆ好久沒寫文了先讓我復健一下,小學生文筆注意

ෆ還在抓感覺,OOC預警

ෆ之後可能會重新改過這篇




「在想甚麼呢?」看勝生勇利拿著手機一臉苦惱,他的教練滑到他身後伸出手摟住他的腰,動作自然的把下巴放到對方肩上。

 

正好滑過去的尤利奧嘖了一聲遮住眼睛。

 

「維克多!」被嚇得手機差點飛出去。「啊……我在想表演滑該選哪首好。」在勇利過去的記錄中,並沒有特別優秀的FP可做表演,但是Yuri on ICE他又怕觀眾已經看過太多次會沒有反應。可是他最想表演的曲子……

 

像是知道他在想甚麼,維克多向後退了一小段距離,細長好看的手指蓋住下唇及下巴,標準的思考動作,然後他歪頭笑了。「那勇利想表演哪首曲子呢?再幫你編個也是可以的喔。」

 

「我、維克多,我想要表演你的伴我不離可以嗎?」

 

當初玻璃心碎回到日本的勇利為了找回當初喜愛滑冰的心情,在青梅竹馬優子的面前滑了維克多的FP伴我不離,後來影片被上傳,維克多也來到了他身邊。

 

銀髮男人愣了一下,接著笑的勇利感到害怕,不由自主想要轉身溜走。「勇利想表演我們的定情曲嗎?」星星眼配上桃心嘴,維克多抱緊自己的戀人,然後他有了個想法。「勇利想不想試試雙人滑?」

 

「欸欸欸???!!!」

 

「那就這麼決定了喔~~~」講完話就自己開心的溜到冰場另一邊做準備,速度快到勇利來不抓住他,只能看著他跟另外一位女選手說了甚麼,然後兩人一起朝他的方向滑來。

 

勇利知道這個有著深色長髮的女選手是個混血兒,有著東方血統,然後,她的項目是雙人滑……

 

拿著手機在播音樂的維克多用俄語飛快的討論著,勇利聽不懂他們在說甚麼只好聽著音樂放空,女選手轉身看著他比劃了幾下還捏了捏肩膀手臂跟腿然後又轉回去討論,兩人完全無視在一旁放空的勇利,雖然某人的手一直在他腰部洞摸來摸去。

 

最後對方比了個OK的手勢,滑到冰場外熱身。「勇利沒滑過雙人對吧,等等我們示範一次你就要記住喔。」維克多在戀人臉上落下輕輕的吻,把還在呆滯狀態的人喚醒。

 

「等等啊維克多!雙人滑甚麼的我做不到啦!」

 

紅著臉的小豬真可愛,這樣想著的維克多又親了一下。

 

幫忙清場的米拉OS:重點是那是你的表演滑才對吧,跟雙人沒有半點關係啊!

 

女選手跟維克多滑到了場中央,兩人隨著音樂滑行,這曲子他再熟悉不過了。看著維克多把對方輕鬆舉起,他想起那看似纖細的手臂其實力氣大的驚人,總是扣著他的腰……

 

「......飯、豬排飯!!!」被尤里踹了一下差點跌在冰面上,回頭看到咬牙切齒的小貓。「老頭子叫你好幾次了,快過去啊噁心死了!」思緒早就不知道跑哪去的勇利根本沒注意到音樂早就結束,另一頭的人揮著雙手在喊他都沒得到回應,看起來好像快哭了。

 

轉過頭跟炸毛的小貓說謝謝,勇利溜向已經張開雙手等他的戀人,兩頰因為剛才想到的事情還有點紅。

 

 

坐在場外的雅科夫覺得眼睛跟胃都有點痛。





寫的有點草率,但是我是那種不把一篇文寫完就不會開新坑的人(雖然偶爾有例外),前兩天跟朋友聊天的時候有了新梗覺得再不開始寫我會胃痛,不小心就草草結尾了,求別介意。

這幾天反覆的看著動畫跟同人,感嘆果然官方最大手(躺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