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今晚約嗎?(2)

ෆ世界觀ABO,警察paro(應該算吧←?

ෆ還在抓感覺,OOC預警,大概是個中篇

ෆ寫的有點急有點亂,之後可能會重新改過這篇,標題也可能會改

ෆ充滿了私心跟妄想而已 Ov<☆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醒來的時候機艙幾乎無光,他摸索著找尋眼鏡,雖然他並沒有自己將眼鏡摘下的記憶,然後他在左手邊靠牆的小架子上找到了那副藍框的平光眼鏡。

 

看了眼手錶,距離起飛時間已經過了3小時,商務艙里的乘客大部分都在睡眠狀態,也就是說,他錯過了用餐時間。摸了下自己餓到乾癟的肚皮,還是按了呼叫鈴。

 

很快他看到應該是機組人員休息區的布簾被撩起,一絲光線透了進來,又很快被放下的動作遮擋住。

 
「勝生先生,需要甚麼嗎?」身材高大的男人停在他身邊,他覺得有種莫名的壓力,然後對方就突然蹲下,用單膝下跪的姿勢,禮貌的不俯視他,也拉近距離才不會讓過大的說話音量吵到其他乘客。「不好意思擅自為您蓋上毛毯,可能是機上冷氣較強,您在睡眠中看起來狀態不太好,我才自作主張,真是抱歉。」


 真誠的表情跟彷彿要把人吸進去的藍眸,勇利覺得臉有那麼一點熱,靠得太近了,俄羅斯航空的空服員都長得太好看了,登機時空姊還朝他眨了下眼。「不、不是的,謝謝你幫我蓋毛毯!我只是想問一下能夠點餐嗎,我好像錯過了用餐時間。」勝生勇利說完不只臉紅,連耳朵都紅了。


 「好的,請勝生先生稍後。」空服員思考了一下,起身離開後他才覺得好一點,不習慣跟陌生人親近,雖然這位俄羅斯空少比他見過的所有人都美,對,是美,舉手投足間都充滿著優雅,雖然留著長髮卻不會讓人覺得女氣。剛剛思考時放在唇邊的手形狀優美,但是沒有感覺到信息素,突然有點想問他的性別了,感覺是個溫柔的Beta。


再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個托盤,剛加熱過的餐點在掀開蓋子時冒出些微蒸氣,不過原來俄羅斯航空的商務艙服務好到這地步嗎?還幫你掀蓋準備餵你吃飯?!

 

最後勇利到達謝列梅捷沃機場,正在等候轉機,他坐在VIP室的按摩椅上依然想睡,然而他手中夾著的一張名片大小的紙卡不斷提醒他剛剛發生甚麼事。

 

商務艙的乘客會優先下飛機,「勇利的額頭真漂亮,把瀏海梳起來會很好看吧。」然後撩起他的瀏海親了一下,他是商務艙最後一個下機的,其他空服員都在處理經濟艙準備下機的事,只有旁邊一位紅髮空姊看到他們座艙長做了甚麼。

 

「老流氓……」

 

而這張紙卡,就是男人把勇利送下飛機時塞在他口袋裡的,帶著淡淡的Burberry 男性香水味。「維克托……這名字很適合他。」漂亮的花體字寫了名字跟電話,還貼心的附上了國碼。他摸著額頭剛剛被親吻的地方,臉上又控制不住的燒起來了,要是美奈子在這的話,一定會抓著他大喊”那行為根本是性騷擾了吧!”畢竟勇利是被攬著腰送到通道口的,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沒意識到那行為對於兩個陌生人來說太親密了一點。

 

然後,勇利想起了還沒問性別的事情,不過都拿到聯絡方式了,之後再問也沒關係的。

 

 

 

 

「我說他是不是沒意識到你是個陌生人啊……這樣考核真的沒問題嗎?」紅髮空姊換成便服後靠在休息室門邊,等著裡頭那個笑得有些猥瑣的人。

 

「很可愛不是嗎?看資料上寫是個可愛的小Beta,看來是真的,我剛剛放半天信息素他都沒反應。」

 

你是說你剛剛一直用你的信息素在攻擊那個可愛的孩子嗎。嘴角抽了幾下,心裡默默的點了根蠟燭。「別看了,目標航班快起飛了,再不過去你會來不及回來參加歡迎會哦。」紅髮女子把他的行李拉起,催促還不起身的男人,還不忘提醒。「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太壓迫了。」


「哈哈,抱歉抱歉,不小心就認真了。」維克多拿出噴霧消去身上的氣味,戴上皮手套走出房間。也是,錯過歡迎會就不好了,趕快把事情解決就回去吧。

 

 

勇利在普爾科沃機場的入境大廳很順利的找到了來接他的人,對方舉著寫了他名字的紙板,在角落手指壓住的地方,隱約有個ICPO的符號。來接他的人叫格奧爾基·波波維奇,是第二行動組的指揮官,說是行動組,平常沒必要的話是負責第一行動組的後勤,對FSB的聯絡也是他們的工作。


「其實應該是一組的人來接你才對,不過剛好有任務,整個組連組長都親自出去了。哦對了,一組組長就是俄羅斯分部的負責人,不過我們跟了他十年的都習慣叫他組長,有時候會轉不過來,你多聽幾次就習慣了。」格奧爾基跟他解釋著,他今天是來送一些配備的,然後就被通知要幫忙接機,甚麼都沒有準備的他只好拿文件背面寫名字充當名牌,還小心的用手蓋住了符號。「不過還是被你發現了呢,不愧是日本分部的王牌。」


「我、我並沒有那麼厲害的,只是正好看到而已。」

勇利推了下眼鏡,這個分部規模好像不太大啊,竟然連分部長都親自出馬……可是印象中,美奈子老師說過絕對不可以小看俄羅斯分部,戰鬥民族的戰鬥力可是遠遠的超乎一般人想像,聽說Alpha的比例也是全分部最高的。“唉唷勇利被調去支援我好擔心哦,要是被那些Alpha欺負一定要跟我說哦!我會幫你修理他們!!”這樣說的時候還把旁邊的罐子給打碎了。

 

因為調令沒有寫明期限,他的好友披集告訴他他的鐵粉南健次郎哭得雙眼紅腫,室友幫他請假,不然他一出門可能就從樓梯一路滾下樓了。「雖然勇利你到俄羅斯去了,我還是會在這裡給你技術支援的喔!」兩人在公園散步時披集又拉著他自拍了幾張傳到ins。


勇利禮貌的笑著,格奧爾基把車開進了一處有保全的私人社區,手機跳出了披集給他發來的訊息。

 

“勇利你跑到甚麼地方去了啊?那邊有保護網耶,所有線路都加密,還有軍隊在保護耶,酷~”看了訊息後他觀察到這片私有地有那麼點不同,不過那個狙擊手不行啊,被找到藏身點就是廢了。

 

棕紅色的眼在瀏海及鏡片的遮掩下快速觀察著四周,最後車開進了地下車庫。「這一區分住著我們一部分的人,之後你如果有申請車輛,那就是統一開到這邊,再從地下通道回到自己的屋子。當然,直接從地面上也可以,通道主要是用來掩人耳目的。」他轉入其中一條通道,「要先麻煩你跟組……部長當室友了,我們這向來不會有人被調過來,所以沒有另外建宿舍,部長說那就先跟他住好了,有找到房子再搬出去。」停好車就幫著將行李箱搬出,勇利這次是急著趕過來的,所以小小的24吋行李箱只裝著他當初前往泰國支援時的幾套衣服跟裝備。格奧爾基皺眉看著那個不算大的行李箱沉默,他記得這人會被調來半年以上,怎麼行李這麼少?

 

「部長讓我跟你說房間隨便挑,推不開的門是他的辨識鎖跟密碼鎖,其他都隨意。我不知道他甚麼時候能回來,我的聯絡方式裡面有,需要幫忙的話可以打給我。」

 

「好的,謝謝,時間不早了,波波維奇先生也早點休息吧。」接過遞來的便條紙,勇利向他點頭道謝,走進了通往一樓的樓梯間。





放假完全不想碼字的下場就是.......一個不小心就累積了一堆東西在腦內但是打不出來,我的國文還是語言組織能力出問題了(痛哭

我只是想多存一點字數再發(掩面

雖然我渣文筆,不過寫的東西有人看有人喜歡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XDD

大家有甚麼想說的或有意見或是想聊天的都可以留言給我喔~~~

預告:(*´ෆ ⁾⁾⁾)←俄羅斯老流氓下一章上線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