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Hunt Your Heart(序)

ෆ奇幻paro

ෆOOC預警,私心重注意

ෆ可能是個長篇,只是可能!

ෆ想到哪寫到哪,每次寫一寫大綱都歪了我放棄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你聽說了嗎?那個賞金獵人公開說他有喜歡並正在追求的對象了。”

 

“對啊對啊,他在冒險者大會拒絕了所有想搭訕的人,以前他可是來者不拒的,我聽說曾有人早晨看到兩名少女從他房間走出,真是艷福不淺。”

 

“他真是一位美麗又強大的法師,上次大會時我離他很近,好像還可以聞到他身上傳來的香氣。”

 

“你這話好像變態。欸所以有人知道他在追求誰嗎?我只聽說他被拒絕了”

 

“啊啊~~好想知道是誰那麼幸福可以獨佔那樣完美的人,如神祇一般的存在,真是令人忌妒呢,竟然能被追求呢。”

 

聽著隔壁桌的討論,穿著斗篷用兜帽蓋住只露出下半臉的冒險者失手把杯子捏碎,同行的金髮少年被嚇了一跳,趕緊把對方的手扳開看有沒被脆片傷到。

 

「你這頭蠢豬在幹甚麼啊!老頭子知道你受傷會生氣的!」結果掌心除了碎片半個痕跡都沒有。「嘖!都忘了你皮糙肉厚的。」覺得自己失態了,又把手甩開恨恨地吃著面前的食物。

 

「啊,抱歉,你有受傷嗎?」斗篷下的青年突然緊張了一下,反過來拉過少年的手,在上面看到了一點細碎的傷口,他把臉湊近輕輕的吹了一口氣,少年覺得手心癢癢的,但是抽回來時已完好如初。

 

另一個皮膚黝黑的黑髮少年拿著紀錄的魔法道具,笑嘻嘻的選擇了收件者後發送。「我們沒那麼容易受傷啦,雖然那個杯子是稀有金屬做的。」

 

摸著掌心奇妙的感覺,金髮少年有些發楞。「這個就是你們種族特有的魔法?除了你們沒人學得會?」

 

「這麼說也不完全對,如果跟我們結了永生契的話是可以學會基本的。」他停頓了一下,從金髮少年斜下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已經臉紅了。「不過那個只有夫妻可以結契……」他越說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要不是被眼明手快的拉住,大概就要栽進碗裡了。

 

「你講話就講話頭那麼低幹嘛啊!!」

 

「哈哈哈哈!他這是害羞了~永生契必須在做的時候結喔,所以基本上就是伴侶啦,我們還沒有保守到不與外族通婚。」黑髮少年接過話,他笑得很開心,一邊餵食著爬到自己肩膀的使魔,一邊繼續記錄著各種影像。

 

「上次那個救了老頭子的魔法也是?」

 

「喔,那個啊,那算是我們的必學基本吧,不過效果就看施術者本身的力量囉,那個魔法分兩種,越長的吟唱效果越強;或是直接以親密接觸的方式交換生命力,後者的效果快速又有效,但是因為是要施術者無償給予生命力,所以如果沒控制好的話消耗太多生命力反而會造成危險,所以一般人不太用的,像我們這種以生命力見長的種族比較會用來急救。不過通常我們還是會用多個短吟唱維持住生命,然後再慢慢提高等級,所以救重傷的人其實很花時間的呢。」少年轉頭看著自己的摯友,不懷好意的笑著。「那個傷有點重,找到他的時候內臟都壞得差不多了,真正意義上的只剩一口氣。不過也算他運氣好,發現他的是我們小隊,我們隊長的治癒術可是比老師還要優秀的喔!」

 

聽他說了一大串有點發懵,金髮的少年花了點時間消化,然後突然想到甚麼猛的轉頭。「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驚訝過頭,你了個半天愣是沒說出啥。

 

青年又把兜帽拉低了點,估計想把自己縮成球吧。

 

說到那時候的情況,青年回想了一下,雖然那個令他感到全身發涼的恐懼他不想再面對一次。


接到消息說西境森林周遭有大量魔物出現的時候稍微遲了一點,那時他們正好在東方,相對的位置讓他們趕到時魔物已被殲滅,只剩收拾的功用。他們小隊又比較特殊,幾個人就這樣竄進森林檢查是否有漏網之魚,結果在最深處發現了躺在地上的美麗精靈。

 

銀色的長髮散亂糾結著,平時光鮮亮麗的法師袍及周圍都有大量血跡,那雙總是蘊含著大量魔力的雙眼無神黯淡,發現他的黑髮少年趕緊把人都招集過來,在等待隊長的時間,四個人都吟唱著簡短的低階治療術,先維持住那隨時會消失的生命。

 

收到訊息好不容易到達的青年看到跟屍體沒甚麼兩樣的精靈時,眼淚馬上就掉下來了。

 

「隊長你別顧著哭啊!他身上的毒素我們沒辦法消掉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直在擴散侵蝕,你再不過來幫忙他就真的要變屍體了!!!」一人大聲叫醒了眼淚掉不停的人,他已經是解毒專家了,但是這東西一散馬上又重新聚合,他們只能退一步用治癒術試著修復傷處,但是這方法非常痛苦,不斷在癒合跟侵蝕中反覆。

 

終於回神的人撲到了精靈身邊跪著,大量的魔力湧出,隨著他抬手的動作覆蓋在精靈身上。「不是毒,是詛咒,可是這傷……」

 

他的手突然被抓住,也許是治療起了作用,精靈滿是血汙的手抓住了眼前最近的物體。「我……要死了嗎……」

 

「我不會讓你死的!絕對不會!」青年突然將他抱起,一個空間魔法將他們包圍,瞬間消失在原地。

 

「看來他要用那個啊,好了好了,大家再去巡一巡,接下來沒我們的事了。」黑髮少年揮揮手讓其他三人都散了,跟隊長是摯友的很清楚他想做甚麼,現在只要回去等消息就好了,反正一定是好消息。








跟親友聊個天腦袋就開洞了(?

覺得這設定很帶感所以先寫個序章試試手感,我才不要告訴你們勇利的種族呢,不過第一章應該就知道了,嘗試了下比較不擅長但是很喜歡的奇幻題材,希望不會一路OOC回不了頭XD

可以的話也希望大家有喜歡這篇的題材可以留跟我說說你們的感想或是跟我聊聊天

碼字很開心,但是真的很傷腦XDDD

如果大家喜歡我會覺得很開心的w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