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Hunt Your Heart(一)

ෆ奇幻paro

副標題是追妻記

ෆOOC預警,私心重注意

ෆ想到哪寫到哪,每次寫一寫大綱都歪了我放棄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本篇輕微奧尤有



(一)

 

然後時間線回到現在,青年冷靜下來了。

 

「我沒跟他結永生契啦,結契沒那麼隨便的。我只是消耗了不少生命力,不過對我們來說沒甚麼啦,又不會因為這樣減少。」他語氣輕鬆,只是那依然紅著的臉透漏了他的心思。

 

「而且永生契是可以解除的,雖說永生,其實就是我們的伴侶可以共享我們的生命及力量,對我們來說可是不平等條約呢!所以解除的決定權基本上是在我們手中的。」黑髮少年戴著露指皮手套的手伸進對方兜帽裡,確認他的回復狀況,不過臉那麼紅應該是沒問題了吧,剛回來那陣子蒼白虛弱的令人擔心,不過那一臉滿足……嗯嗯嗯,好像懂了甚麼。「不過我想一般人沒那麼容易分辨我們用的是不是一般魔法。」

 

青年抬頭,頗有深意的盯著金髮少年看,直把人看得起雞皮疙瘩。「雖然你完全沒注意到,不過我想不久的將來你也能學會的,我們一族的魔法。」

 

後者不明所以然,但是他們等待的人回來了。「奧塔別克,怎麼樣?」

 

一走到桌邊就被點名,看他表情嚴肅緊繃以為帶來的是壞消息。他站在那不動,低頭看著坐姿相當豪邁的少年。「尤里,腿這樣放久了會麻掉的。」奧塔別克把他的腿拉起放回地面,替他整理好起皺的衣服。「沒甚麼,目前沒有特別需要我們處理的事情,不過……有個精靈滿世界到處騷擾別人說是在找老婆。」

 

「哇喔~好豔福呢。」

 

「披集!」青年好不容易平靜下去,現在臉又暴紅了。

 

「哈哈,別害羞嘛,你也很喜歡他不是嗎,從你那時候的狀態來看,你犧牲的生命力很驚人喔,要不是我們種族特殊,你大概也死了喔。」

 

尤里又覺得不開心了。「你幹嘛為了那個老頭子犧牲自己啊!他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啊,說到這個,其實他那天在跟你說話的時候我一直有在叫我的錯覺,總覺得很開心呢。」那是精靈剛恢復意識的第四天,已經不再處於隨時會昏迷的狀態,能夠自由地下床走動後,馬上開始尋找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他整個村莊都找遍了,就是沒看到那個每天都在他床邊照顧他的人。赤著腳到處亂跑的精靈被處理完事情回來的尤里看到,抓住人就開始咆哮,完全忽視的精靈尤里尤里的喊著,要求小師弟幫忙把人找回來說要以身相許。而在旅店二樓房間的青年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儘管害羞,但是此時的他虛弱的臉上毫無血色,大量消耗的生命力即使是他也沒那麼快恢復的,以身相許甚麼的太刺激(?)了。

 

無語的尤里仰頭,這樣都能開心,叫得還不是他。椅子向後仰望著餐館的天花板發呆,然後他看到了空中浮現的法陣。

 

這世界上比精靈對魔法還要敏感的種族不多,偏偏這裡就有三個,法陣未成型前除了尤里的三人都已經感覺到了那一絲魔力波動,這在非屬傳送區的地方就顯得有突兀了,完美的法陣成型後舉著法杖的手首先穿過法陣出現,然後……

 

然後青年就從位子上彈了起來,朝著餐館大門的方向奔去。

 

剛衝出建築物一個束縛術準確擊中他,這種小魔法對他起不了甚麼作用,只頓了一下就繼續奔跑,增加速度的風系魔法剛在腳下出現卻又馬上消失,這讓他愣住了,耳邊傳來風的絮語。”雖然有點對不起你,但是我快被他煩死了,拜託你快把這神經病帶走。”

 

“……”不對啊風精靈你這樣不道德啊!!!

 

想化形逃跑又怕自己現在還虛弱,控制不了會直接變回原形,那會破壞周圍建築還會害人受傷的。

 

「老婆為什麼要跑呢,你不是最喜歡我了嗎?這樣我好傷心啊。」隨著聲音接近,青年的肩胛骨被按住,怕化形會弄傷那雙美麗的手,他放棄了掙扎,反正沒風的幫助他也跑不掉,高等魔法現在也無法使用。

 

精靈的銀色髮絲垂落在青年肩頭,他不敢轉頭看,任對方將兜帽拉下讓未束起的黑色長髮飄散開來,維克托覺得自己見到了所謂的天使。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作為一個四處冒險的強大法師,他以為自己見過的已經夠多了,這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他也才270歲,出來遊歷不過百來年,連世界盡頭都沒見過了,不知道的事情當然多著。

例如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因為一個恍神而中了瀕死魔物的陷阱,一個完美的自爆就是打算同歸於盡,感受到劇痛的瞬間他在身上放了個還不熟練的時間魔法,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意識回籠時他感覺到有水滴在他臉上身上,失血過多視線已經模糊了,這是太過自信的報應嗎。”我……要死了嗎……”他可以感覺到有治療術正被密集的往他身上作用,但是恢復又被侵蝕好痛啊。抓住的手是誰的呢?感覺很激動啊,如果是自己的粉絲就不好了,這麼難看的樣子會影響形象的……

 

自己確實還活著,還跟人裸著抱在一起?不對啊,那傷勢應該是活不下來的啊,還是我記錯了甚麼?我應該是聽說距離八公里外的森林出現了魔物所以套上衣服就趕過去了,然後呢?

 

不管了,美人在懷不吃對不起自己。

 

 

 

「看來是個美麗的大誤會呢。」披集站在青年身後,用矮人工匠製作的精美銀梳替他將散亂的黑髮梳齊,紮了一個簡單的低馬尾。

 

「首先,裸的應該是因為,第一個,我發現你的時候你的衣服就爛的差不多了,第二,用來救你的那個魔法,需要施術者的血用來引導生命力,按照他怕痛的個性一定是閉著眼睛割的,那傷口估計也不小,血一定會亂噴,然後因為當了你多年的鐵粉,知道你有潔癖,幫你清洗完之後差不多也該昏倒了,對吧?」

 

不愧是助攻王,一上線就把摯友賣個徹底。

 

「那為什麼看到我要跑,我的粉絲不是看到我每個都想撲上來嗎?」

 

一旁翹腳喝茶的性感男人笑了一聲,他是維克托的好友克里斯,在南方旅遊的時候被維克托拉住,聽說了竟然有人上了他的床之後還溜了,實在太有趣,他忍不住中斷自己的旅程來看熱鬧。「那還用說,一定是你做了甚麼嚇到這個可愛的孩子了。」

 

說著他還移動到青年身邊,連著厚重的斗篷抱住了不知所措的人。「嗯哼,好像是瘦了點,你是不是又鑽研到忘了吃飯啦,這樣不行喔勇利。」

 

「克、克里斯!」

 

「為什麼你會知道他的名字啊!我都還不知道。」精靈不開心了。

 

克里斯停住了,放開懷中的青年。「你不記得也正常啦,畢竟你那時候可是因為有美女相伴而拒絕了人家呢。」

 

「我?」

 

被放開的青年突然僵住,拉起兜帽快速在身邊撕出一條空間縫,留下錯愕的精靈,還有憋笑中的克里斯跟披集,以及一臉問號的奧尤兩人。




猜猜勇利小天使是甚麼種族呢XD

親友看完之後跟我說:哎呀!又跑了。

所以副標題就誕生了(GAN

不喜歡沉重所以我還是乖乖的歡樂向吧w


评论(1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