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今晚約嗎?(3)

ෆ世界觀ABO,警察paro(應該算吧←?

ෆ還在抓感覺,OOC預警,大概是個中篇

ෆ寫的有點急有點亂,之後可能會重新改過這篇,標題也可能會改

ෆ充滿了私心跟妄想而已 Ov<☆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本篇奧尤有



(三)

「尤里奧?」有些不確定的看著那個蹲在地上的背影,尤里是俄羅斯人他是知道的,不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他不是貓派的嗎怎麼會在這逗狗玩。

 

金髮少年被聲音嚇了一跳,轉過身時手上已經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槍。「欸?你這隻豬怎麼在這……你就是這次被調過來的人?」他的臉色微紅,手還有些抖,勇利嘆了口氣拿開那把明顯不適合他的槍枝。「我還在休養傷假,是老頭說他今天出門太匆忙,忘了給馬卡欽補飼料,虐待傷患!」

 

尤里,尤拉奇卡˙普力塞茨提,幾個月前追捕逃犯到了日本,意外提早分化且發情,在差點被強暴前,犯人被剛參加完酒會在回飯店路上的勇利一槍爆頭,當時被嚇懵了的尤里只能緊抓著自己的衣領發抖,雖然事後根據本人所說是被自己竟然分化成Omega嚇到了。

 

「你還好嗎?是易感期?」

 

「啊,檢查說因為提早分化所以比較不穩定,可以借我你的信息素嗎?」

 

「醫生還有說甚麼呢?」勇利好笑的把槍放到一旁桌上,拉著尤里坐到沙發上,調整自己的信息素後用手輕撫他的後頸。

 

本來舒服的眼睛都瞇起來的小貓聽到這句話又炸毛了。「叫我趕緊找個Alpha,連雅科夫都說狀況無法穩定的話不會給我指派任務!」

 

「哈哈哈哈,你是雅科夫的得意門生,又是年紀最小的,可以的話我想他也不會在你這樣的狀況下派你出去的。」

 

「我才不是他的得意門生,我遲早會超過那老頭……欸你手不要停啊。」他是少數知道勇利真實性別的人,那天他被那個Alpha逃犯壓住的時候是有那麼一點害怕的,不過在他準備從靴子側邊拔出小刀的時候人就被乾脆的一槍幹掉,在屍體倒在他身上前被一腳踢開。而勇利那時喝了點酒,因為瀏海梳起遮不住的眼帶著一點迷茫,這時候他只注意到兩件事:一、剛剛被他一槍幹掉的的是登記在案的逃犯。二、這人剛剛想強暴一個看起來就未成年的Omega。所以他舉起槍,對著屍體的手腳又開了幾槍,最後一發子彈打在了褲檔。

 

然後就這樣把人帶回了飯店,被這個當時完全陌生的男人安撫了半個晚上,還就這樣睡著了。

 

事後兩人只覺得這世界真他媽的小,這樣都能遇到某種意義上的同事。

 

勇利看著桌上的槍枝,思考了一下。「原來他是把槍留給你了啊,難怪我看他槍套一直有一邊是空的。他明天就會到了喔,想見他嗎?」他露出了一個有點奇妙的笑,重複著安撫又把人惹炸毛。

 

結果當天晚上尤里還是留宿了,他告訴勇利這房子的主人跟他是同門所以他才對這裏如此熟悉,雅科夫老是說他是他最得意的學生,各方面都非常優秀甚至勝過他。明明在勇利的信息素包圍下舒服的想睡,還是硬撐著聊天。

 

「其實尤里奧很崇拜他吧,好了別生氣,不是不舒服嗎還那麼激動。」

 

「睡吧,睡著就不會難受了。」

 

然後,好不容易把易感期的小Omega哄睡,時差還沒調整過來的勇利睡著時又忘了摘眼鏡。

 

 

 

 

隔天依然早早就醒來的青年瞇著眼,把在臉上壓出印子的眼鏡放到床頭櫃上,睡在他身邊的尤里體溫依然偏高,他皺眉拿出手機,閱讀了一封半夜傳來的加密訊息後撥通專線。「他真的要進入發情期了,安撫效果不大的,你再不到我就要頭痛了。」

 

雖然這樣說,但是其實他現在頭就已經在痛了,還是覺得有些睡眠不足,但是身邊躺了個一直在散發信息素的Omega,他要是能睡得好就奇怪了。他從二樓的客房走出來,想著要去樓下廚房找看有甚麼,記然屋主都說隨便他了,估計也沒甚麼不能碰的重要東西,然後他被昨天看到的巨型貴賓犬撲倒在樓梯上。

 

結果在幫人找吃的之前先幫狗倒了飼料,算起來他上一餐好像是昨天下午1點多的事情了啊……又隔了快一天,到底為什麼事情那麼多啊。

 

然後拉開冰箱,看到裡面放了一堆伏特加,默默再關起來。房子的主人是個酗酒的老頭,他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酒味這麼重,冰箱都關起來了還能聞到……不對這味道不是廚房方向過來的!

 

剛轉身,強烈的信息素撲面而來,一種令人噁心的排斥感從胃部湧上,忍著不適向側邊快速移動了一大步,有甚麼東西擦過他的臉頰,刺入左肩,劇痛伴隨著暈眩感,Alpha帶著攻擊性的信息素讓他腿軟了一下,但是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這裡啊!在下一次攻擊時他勉強抬手擋住了,一腳把人踹開一點距離,四處看了一下卻找不到有甚麼東西可以反擊或是防禦,這房子實在太空曠了。

 

沒有武器的話只好……無奈的拔出刺在肩上的利器,所幸不是刺得很深,但拔出時仍有大量血液湧出。室內光線並不足,拉起的窗簾遮擋住了窗外的陽光,勇利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看身形是比他還高出半個頭,硬碰硬可能不太行,可是他頭真的好暈啊……在絆到矮桌而背向沙發倒下去時他用力扔出了手中的匕首,眼前一黑,還沒休息夠的身體超出負荷直接失去意識。

 

躲開匕首準備掏槍的人停頓了一下,他有點模糊的腦袋知道今天會有個可愛的小Beta住進他家,但是怎麼會有陌生Alpha在?算了,大概又是來殺他的,處理掉就好了。

 

這麼想的時候,他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Omega的氣息。

 

「老頭子你快住手啊啊啊!!!」啊啊,在我家的Omega是尤里啊,那可以安心了。

 

這是他昏迷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我沒有忘記這篇請不要追殺我,只是最近太多梗我忍不住先把它寫下來,怕之後就忘了XD

老維真的有出現喔不信你拉上去再看一次!(頂鍋蓋跑

勇利是個很特別的人,ciaociao一直這樣告訴他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很普通,只是在附和這個說法這樣,下一章就會知道他的性別跟特別的地方了w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