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Hunt Your Heart(二)

ෆ奇幻paro

ෆ副標題是追妻記

ෆOOC預警,私心重注意

ෆ想到哪寫到哪,每次寫一寫大綱都歪了我放棄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二)

我們來回憶一下,那大概是二十年前的事吧,一年一度的冒險者大會,做為協會偶像的維克托再度被邀請出席,並作為代言人被刻在了限量發售的收藏晶卡上,又替協會增加了一筆不小的收入。

 

接著在大會上又是裡三圈外三圈的景像,被眾多愛慕者包圍的美麗精靈最後牽起了一位龍族姑娘的手,知道他選定人就沒戲唱了的人紛紛散開,站在他旁邊的克里斯頗感興趣的看了眼他懷中臉紅到快滴出血來的少女。

 

「唉呦呦,龍族呢,你的魅力真是恐怖,連這世界上最神秘的種族之一都有你的愛慕者。」

 

維克托回了他一個完美的笑容,兩人準備往會場外移動,這時一個人匆匆忙忙的撞到了克里斯身上,然後抓住了旁邊的精靈的長袍。「不、不好意思,可以……請您放開她嗎?」黑墨般的長髮披散開來,可惜過長的瀏海遮住了面容。

 

被拉住的精靈愣了一下。「抱歉,我已經有伴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是精靈已經走遠了。

 

克里斯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伸手把還在他懷裡的人的瀏海撩起。「美人你不知道他一次只會有一個伴,決定後除非特殊原因就不會換嗎?」

 

被藏在髮絲下的眼睛透出如同紅酒的顏色,長相不算特別美,但是卻有一種奇妙的吸引力。另隻手還在他腰臀上,身材也不錯。克里斯默默在心裡想著。

 

「這個我知道,但是那位小姐……我受他家族之託要看住她的,這下回去又要被罵了。」他皺眉,然後突然發現了這姿勢有點尷尬。「那個……可以放開我嗎?」

 

「原來是這樣阿,那要我去幫你攔住維克托嗎?」

 

「喔不用了沒關係,就這樣吧。」

 

「那小美人你要跟我去喝一杯嗎?」克里斯發出了邀約。




 

聽完描述仍然沒有印象,只依稀記起龍族少女。「我印象中那女的隔天是跟著另外一位女性離開的。」

 

「因為小勇利一整晚都在我那喔,阿阿,喝醉了的勇利真是熱情呢。」克里斯朝維克托拋了個媚眼,精靈又不開心了。

 

在前面帶路的披集依然嘗試著用魔法聯繫落跑的摯友,但是又不知道是該叫他別走還是快溜,那精靈是他的偶像但是看起來來者不善阿!無奈他對著晶卡戳了半天就是沒有回應,他只好在心裡為勇利默哀一下,他聽不到克里斯跟維克托說了甚麼,只知道精靈現在臉黑如鍋底。無奈之下他也只能留個訊息告訴他他們正在回旅店的路上,剩下就看他自己了。

 

而剛才直接用了空間魔法逃走的人此時的確在旅店,他不知道怎麼跟披集解釋兩人的事情,剛剛維克托靠的太近,他一急之下完全無法思考就用了空間魔法,現在他東西都拿好了準備要離開,突然想起該先通知下披集他們,剛拿出晶卡要傳訊就發現有很多未接通知,然後門就開了。

 

這次維克托學乖了,一進門就連續甩了幾個魔法困住勇利,後者覺得手被冰的難過,正要強行破冰便被人抱入懷中。

 

「???」勇利滿臉問號,看著前不久才見過的偶像再次出現,下意識想抬起手再開個黑洞讓自己開溜,吃了一次虧的維克多怎麼可能蠢第二次,他緊緊抱住因寬大的斗篷而顯得有些瘦弱的勇利,一條腿也勾住對方的,大概只差整個人掛上去了吧。

 

後面跟著進來的克里斯吹了個口哨,這姿勢真是不錯。

 

那邊那個一直在記錄影像的給我放下喔。

 

總之一陣混亂過去勇利這次是跑不掉了,他被維克托抱著坐在大腿上,還是面對面的,這麼近距離看到那張英俊的臉,他嚇得動都不敢動,試圖向其他人求救。

 

「披集說你喜歡我快一百年了。」點頭。

 

「尤里奧說你跟他認識好幾年了。」點頭,是在同一屆大會上認識的所以也二十多年了。

「克里斯說我拒絕過你。」點頭……覺得不對又搖頭。

 

「不是這樣的,那個龍族女孩的長輩請我看住人,在大會結束後一定要把她送回去,本來看她被帶走是有點緊張,不過維克托是出名的優雅有禮,想來也不會對一個喝得爛醉的女性做甚麼。」

 

維克托一瞬間覺得這孩子真是天使,比他那個獨角獸朋友還要純潔多了,就連現在兩人這姿勢有多曖昧都沒注意到嗎?

 

「的確,我只是帶她找了個房間休息,大會有一區的酒特別烈,而我喜歡待在那區。」他想了下繼續問。「勇利是協會的醫療人員?」

 

「不是,我是出來歷練的,弱小的族長是不會被族人接受的。」

 

「哇喔,那勇利的治癒術已經跟協會的大祭司們差不多了呢,我本來以為這次真的會死。」

 

想到倒臥在血中的情景勇利臉一白,按在維克托肩上的手不自覺使了點力。「那不是治癒術……等我吟唱完就來不及了,我用的是犧牲跟轉移,我們一族特有的魔法。」

 

說到這個精靈就有興趣了,但是他好像抓到了一個小關鍵。「犧牲我知道,但是轉移,你轉移了甚麼?」也不等回答他就直接扯了人家斗篷,釦子被解開時勇利還是一臉懵,維克托皺起了眉。

 

半個月前在他身上爆開的詛咒,現在在勇利胸前,像荊棘一樣纏著他的上半身,維克托覺得這墨綠色真礙眼。

 

「我們還在這阿老頭你幹嘛呢你!!!」





對,我就是要斷在這裡,然後我還是沒能寫到勇利的種族(躺

下一章再寫吧,順便處理一下那個詛咒

是說有人問我他們到底做過沒,我回頭看了一下我寫的那段......嗯?這樣是做了還是沒做阿?我也不知道呢(不

下章就可以看到勇利的原形啦~~~~(奔跑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