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生日賀文

給勇利小天使的生賀~

終於滑壘趕上了QwQ

寫的時候分成了很多次,所以總感覺哪裡不太通順或是沒補完,

設定是特工維X情報販子勇

總之,勇利生日快樂!





維克托接到這份任務的時候看著那張薄薄的資料沉默,情報部門是死了嗎?發任務給他然後相關情報幾乎等於零,這是要他怎麼做?

 

「雅科夫,這個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穿著鐵灰色西裝的特工向後讓自己陷進沙發中,他的老師無奈的摸了下自己光滑的頭頂,從抽屜裡摸了一片晶片拋給他。

 

拿到資料的男人把晶片推進手機讀取,本來以為可以獲取更多情報結果只是給了一點提示。

 

「別看我,情報部說再多也查不出來了,這個情報販子很厲害,上面交代務必要收為己用,至少要建立合作關係。這任務我可不敢交給格奧爾基,他還在為前女友難過」雅科夫也很無奈,他的學生沒半個令人放心的。

 

沉思著的特工心裡其實是有一點興奮的,他喜歡有挑戰的事物,而這次的任務比起往常的似乎是沒那麼危險,但好像挺有趣的。「我知道了,反正上面也寫著無時限,那我就當作休假囉。」

 

雅科夫覺得胃開始痛了。

 

 

換了身不那麼拘束的白色休閒西裝,維克托在晚上十點踏入了這家名為Nochnoy tsvet的酒吧。根據線人指出,這間酒吧約兩年多前開的,如果想要購買情報的話必須找一位東南亞籍的年輕酒保點一杯調酒,付款時將鈔票折下兩個角,之後酒保會問你需要甚麼,如果接受的話會離開一下再帶著你要的情報回來並收取相關費用,如果情報價格太高或是有甚麼特殊原因,會被請到裡間,如果對方沒有或是拒絕出售......會把鈔票對折還給你。

 

輕鬆找到東南亞年輕酒保,並在對方將馬丁尼放到他眼前的桌面時遞過鈔票,酒保似乎有點意外,不過還是將錢收起。「我不知道先生想要甚麼,不過一定不是我能決定的,先生何不坐下欣賞一下今日的特別演出,這是隨機的不是每天都有喔。」

 

酒保對著銀髮男人微笑,指著吧台前的位子,雖然跟資料上說得不太一樣,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了,維克托決定靜觀其變,至少他覺得對方沒有惡意。

 

趁著所謂的演出還沒開始前重新再觀察一次這間酒吧,看起來沒甚麼問題,也看不出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甚至連保全都沒有,也許不是他們的據點只是用來作為中繼點的地方吧。

 

然而就在他剛拿起馬丁尼喝下第一口的時候,剛剛酒保所說的表演在離他不遠的舞台開始了。

 

一開始舞者就只穿了件過大的襯衫,從下擺依稀可看到下方底褲的布料絕對不會多。舞者把手向後伸抓住鋼管並向上攀爬一小段,用腿部的肌肉夾住了鋼管,鬆開右手向前伸展,隨著音樂扭動柔韌的腰。維克托放下已經空了的酒杯,不知道是不是不小心喝得太快,他現在覺得有那麼一點燥熱,又多解開了兩顆釦子,已經可以看到他鍛練過的結實胸肌。

 

他必須承認這舞者挺對他胃口的,尤其是那個隨著動作在襯衫下若隱若現的挺翹臀部。

 

「Wow~」音樂在舞者倒掛時停了,維克托這時注意到,雖然戴著面具看不清楚,但是他剛剛一直感覺到的視線,確實是來自舞台的方向,來自舞者。

 

「先生,請你跟我一同去裡邊,方便嗎?」酒保喊他時舞者剛從鋼管上翻身下來,被靠近舞台的人摸了屁股。「喔,又來了。先生,走廊拐彎後的房間,我馬上就到。」一杯黑俄羅斯被塞進維克托手裡,酒保轉身朝舞台走過去,看來很習慣這樣的場景。

 

不過那不是他今天的重點,會邀請他到裡間表示對方知道他想要甚麼,畢竟他還沒提到過半個字,甚至連話都沒說上幾句。

 

房間像是個小型休息室,角落有穿衣鏡跟衣櫃,就是不知道裡面放了些甚麼就是,沒有窗戶,但是書櫃那看起來是有個暗門。靠在牆邊沒選擇坐在中間那個看起來相當舒適的沙發上,他多年的經驗告訴他沙發是會陰人的。

 

但是--

 

「噗!」

 

他沒想到最後陰他的是離他約30公分的那幅畫。

 

顯然推開畫作暗門的人也沒想到。

 

「啊!抱歉,我沒想到這邊會有人,我以為披集是帶你去隔壁房間。」走進來的舞者依然戴著面具,他趕緊伸手拉住被他暗算而差點摔倒的人。酒保是沒有指錯方向的,是維克托自己提早拐彎進錯間。

 

從入行以來沒這麼狼狽過的銀髮男人沉默了,被畫給撞開的時候他手中的酒杯滑落了,而且他今天穿的是白西裝。低頭看著已經報廢的手工西裝,他提醒自己要有紳士風度,尤其是面對他有興趣的人。

 

「沒事,不過就是一件西裝而已。」他在執行任務時報廢的名貴西裝可不只一兩件,反正可以跟雅科夫報公帳。「所以讓我進來裡間稍等就是要等你嗎?」西裝被他脫下隨意的丟在沙發椅背上,杯子則被放在沙發前的矮桌。眼睛依然盯著正關上畫作暗門的背影,恩,好屁股。

 

舞者笑著指了指那個高級沙發。「尼基福羅夫先生何不坐下呢?這是我的個人休息室,不會有甚麼害人的機關的。」

 

不意外對方會知道他的名字,維克托從善如流,坐下後喬了個舒服的位置,交疊起那雙修長的腿。「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是等我沒有錯,不過應該是請你到隔壁,就是走廊盡頭的房間才對。現在,你可以跟我說你今天的目的了,我想不出有甚麼是你們的情報部門查不出來的。」

 

兩條白嫩的腿在眼前晃著,所以他伸手拉住了那個性感的舞者,把人扯到自己腿上,看他摀著撞在結實胸肌上而發紅的鼻子大笑。「你是能作主的人嗎?我要的情報似乎不是可以隨便出售的。」

 

剛剛撞那一下除了鼻子很痛以外,舞者覺得他的眼眶也在發疼,臉上的面具雖然是皮質的,但是鑲了不少鑽,撞擊時便反向作用到他臉上。「那就要看你要的是甚麼了,大部分的事情還是可以的。」因為捏著鼻子說話,似乎還帶了點哭腔,維克托突然伸手勾住鑲著鑽的邊緣一把扯掉了那個華麗的面具。

 

「痛!」這下眼淚是真的出來了,固定面具的鬆緊帶彈到了耳朵,也把被定型劑固定的髮型弄亂了。

 

「我是為你而來的。」含著淚水的紅棕色眼睛看著維克托,對他這句話表示疑問。

 

「尼基福羅夫先生,本處販售的是情報不是人口,我也是非賣品。」

 

「我對你很感興趣,有甚麼是可以提供的情報嗎?」

 

愣住的舞者終於回神,笑著將手搭上了對方的肩膀,用手指曖昧的摩擦著耳垂到下巴。「你打算怎麼支付費用,這情報可不便宜喔。」

 

維克托也笑了,原先環在腰上的手從襯衫下襬探了進去,壞心的拉扯著丁字褲的帶子。「用身體支付可以嗎?」

 

 

 

 

 

 

 

 

被馬卡欽舔了一臉口水,尚未完全醒來的維克托抱著棉被坐在床上發呆,直到他一轉頭無意間看到了床頭櫃上的電子鐘顯示的日期時間。他從床上跳了起來,拖鞋都來不及穿就往外衝。

 

「維克托?」沙發上捧著一個馬克杯的黑髮青年歪頭看著慌張的男人,在對方貼過來的時候抓起沙發上的毛毯幫他披上。「怎麼沒穿衣服就跑出來了?」

 

「我以為勇利又不見了。」兩人交往至今一年多,沒有哪次是成功把人留下來過夜的,這讓他感到很挫敗,戀人的體力好的驚人,明明前一晚還在他懷裡哭喊著不要了然後在清洗時累到睡著,隔天卻依然一大早就爬起來自己穿戴整離開,要不是他家的監控有拍到他都以為是被人帶走了!

 

被抱住的青年被逗樂了,放下杯子拿起桌面上的信封。「我是出去了一趟沒錯。喏,你們這次要的東西,我是不是該幫你們訓練一下情報部的人啊,連這種程度的消息都拿不到。」

 

「寶貝,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厲害啊。我夢到我們剛認識的情景,誰會想到你就是情報組織Utopia的首領呢,算是我賺到吧,拐了個珍寶回來。」

 

「噗,我記得披集進來時的表情,都是你嚇到他了。」本來只是送茶點進來卻被沙發上的兩人一嚇差點把手中的托盤丟出去,把東西放在桌面上後用最快速度衝出房間的酒保喊著打擾兩位了請慢慢辦事。氣氛完全被破壞,跨坐在維克托身上的舞者默默翻身坐到沙發上,男人則是惋惜好事被打斷,他現在興致正高,就是不知道對方還願不願意了。

 

 

「回想起來當時的勇利可真大膽呢,明明平常都那麼害羞,卻在第一次見面就騎到我身上了。」

 

「明明是維克托把我拉過去的!」他的臉又紅了。

 

「還會跳鋼管舞勾引別人。」

 

「那天是因為你來了我才去的,不然平常都是別的舞者。」

 

「哇喔~寶貝你一開始就想勾引我啊!」

 

勇利不想說話了,他把信封隨手一丟重新拿起杯子喝他的熱牛奶。「我昨天答應會留下來的,而且我也沒衣服穿。」

 

被他這麼一說,維克托才注意到勇利穿的是他的毛衣,大了不只一號的毛衣在他身上看起來跟洋裝沒兩樣,想起昨天好像是他太激動把人襯衫釦子給扯壞了,不過昨天喝的稍微多了那麼一些,需要回想一下是發生甚麼事情才會讓他失態。

 

沒想到戀人會突然提起他們第一次碰面的狀況,決定還是不要告訴他,作為一個頂尖情報組織的首領,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那天來酒吧的原因,不然何必特地自己上去表演,那之後披集還痛心疾首的批他就這樣把自己給嫁了。天知道他那天怎麼會有勇氣乖乖坐在維克托腿上還誘惑他的。

 

「你昨天問我的事情我答應了。」

 

維克托愣了一下,嘴笑開成可愛的愛心樣,勇利特別喜歡他這種發自內心的笑,不小心又看傻了。「寶貝,你穿這樣我蠢蠢欲動,來作晨間運動好不好。」

 

「咦?等、維克托!」

 

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就扛起自己的寶貝往臥室移動,勇利可以感覺到有東西已經很有精神的頂著他了。

 

「寶貝,我的天使,生日快樂。」

 

勇利睜眼看著壓在他身上的戀人,真是該死的性感,他昨天就是被這個模樣給騙了,一不小心就鬆口答應同居,也才會有早上差點下不了床的狀況,連去門口拿屬下送來的情報都要躲在門後遮遮掩掩的。

 

他想想,昨天維克托怎麼說的?

 

「勇利,我想要每天醒來都能夠看到你在我身邊,想要跟你一起慶祝每一個生日,搬來跟我一起住好嗎?」

 

簡單又老套的話語,卻讓他心頭一熱的答應了。

 

兩人十指交扣著,金色的戒指閃著耀眼的光芒。

 

「維克托,我愛你。」







這個設定是我某個坑的,等到我另外兩個坑填一半了再來寫他哈哈哈

文筆不好別打我(X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