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今晚約嗎?(六)

ෆ世界觀ABO,警察paro(應該算吧←?

ෆ副CP奧尤

ෆ還在抓感覺,OOC預警,大概是個中篇

ෆ寫的有點急有點亂,之後可能會重新改過這篇,標題也可能會改

ෆ充滿了私心跟妄想而已 Ov<☆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六)

穿好衣服後勇利還不敢面對維克托,蹲在床邊抱著頭胡思亂想,直到敲門聲響起才小心翼翼的打開門,經洗好澡換上居家服的男人在門口笑嘻嘻的看著他。「勇利~~~我可以進去了嗎?」

 

他很想說不行。

 

「所以,勇利不願意跟我交往嗎?」銀髮男人說的相當誠懇,眼睛像小狗一樣汪汪的,勇利不禁感嘆顏值高的殺傷力,而且對方頭髮還未擦乾,像隻落水狗一樣可憐,他覺得自己已經要答應了……等等,頭髮?

 

他抓起還披在椅背上的浴巾往維克托頭上蓋去。「你怎麼沒把頭髮擦乾,現在是冬天你這樣會感冒的!」

 

被擋住視線的男人樂了,趁機摟住勇利的腰把人拉近。「我們是天生一對喔,真的不考慮一下我嗎?我身材好、有錢、溫柔體貼,重點是,我長得帥。」他每說一項就越往人身上蹭,就算沒刻意放出信息素,如此親密的距離還是能清楚的聞到。勇利的臉紅了,毛巾也因為移動到後腦而讓維克托的臉露了出來,這距離的殺傷力MAX。「喜歡我的信息素嗎?」

 

「……太狡猾了。」沒有哪個Omega能夠拒絕與自己高度適合的Alpha,即便特殊如勇利也無法。

 

「不反駁我就當你答應了喔。」濕熱的氣息在他耳邊不斷刺激著,無法思考只能點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維克托也不客氣,把人翻過身就舔上後頸,用牙齒輕磨著腺體的位置,留下了一個牙印,一個臨時標記。

 

終於從魔掌下逃脫的勇利愣愣的抓著毛巾發呆,維克托也不催,等著他自己回神。「有吹風機嗎?我、我幫你吹乾頭髮。」

 

維克托又給他一個迷人的笑容。「當然有,請多指教囉,男朋友。」

 

 

雖然很想享受勇利的服務,但是維克托最後還是自己拿著吹風機吹乾了兩人的頭髮,左肩那層厚厚的繃帶如此顯眼,他可還沒瞎,而且罪魁禍首還是自己。所以打著就近照顧跟培養感情的名義,他一手拉著那個還未打開的24吋行李箱,一手摟著勇利的腰把人帶回了自己的臥室。

 

在吹頭髮的過程中,維克托站在床邊,在吹風機的風聲中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沒多久就靠在他身上睡著了。

 

隔天醒來時一睜眼就看到那張俊臉對著自己笑,還是放大版的,勇利嚇得一個往後彈,還好維克托的手一直扣在他腰間,不然這一下搞不好會讓縫合的傷口再度撕裂開來。「尼、尼基福羅夫先生!」

 

被生理時鐘準時叫醒的維克托觀察了自己的新男友的睡顏大概有半小時,如果不是人醒了,估計他還會看上好一陣子。「還叫我尼基福羅夫?是不是該換個稱呼?」

 

不過顯然勇利沒搞懂他的意思,掙扎著爬起身從外套口袋中摸出自己的手機想看時間,然而兩天沒充電的手機怎麼打得開呢。「糟糕,今天要到分部報到!天哪幾點了幾點了?」

被忽視不開心了,維克托抓了自己放在床頭的手機。「日本分部的執行組需要準時進辦公室的嗎?我們這都是領了工作或是有特別說才會準時,現在才9點半多一點點!」向來下午才會進大樓的俄羅斯分部長想把勇利抓回溫暖的被窩,冬天的俄羅斯不適合早起。

 

「尼基福羅夫先生不是有看過我的調令嗎?我是被借調到屬於後勤行政的醫護組不是執行組啊!」勇利現在很緊張,第一天上任就遲到甚麼的,一定會給人留下壞印象的!拉開行李箱找出一件新襯衫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連哄帶拐的騙到了小男友的男人不幹了。「維克托。」

 

「嗯?」背部陷進床墊時勇利的電路終於接通了。「馬、馬上就稱呼對方的名字甚麼的,不會太快了嗎?」保守傳統的日本青年感覺到Alpha強勢的信息素似乎帶了點怒意,也下意識的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討好似的看著維克托。

 

「維克托,不然維恰。」

 

危機感在那張帥臉越靠越近的時候上線了,信息素雖然是維克托半威脅性的放出的,但是對於適合度高的Omega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勇利感覺到兩人的下半身貼在一起,大家都知道,男人嘛,早上總是很有精神的(?),他縮了一下,雖然是細微的小動作,但是維克托覺得挺不開心的,不是生氣,但是感覺被嫌棄了一樣。

 

看到維克托煩躁的撥亂了本來就不怎麼整齊的銀髮,還收起了信息素,勇利突然覺得有點抱歉。「維克托。」

 

「反正我這個部長說了算,先吃完午餐再進辦公室吧。我去用樓下的浴室,你也梳洗一下,我們樓下客廳碰面。」因為一個稱呼心情就變好。「抱歉是我太急了,我不會沒經過你同意就抱你的。」

 

現在社會很多適合度高的AO是看對眼了就馬上在一起的,加上他身邊從不缺各種想爬上他的床的Omega,差點忘了對方是他打算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對象。

 

他走出房間間的背影很帥呢。

 

對於能夠跟自己的偶像如此接近,勇利已經覺得太過幸運了,而且還如此的帥氣......可是原來你昨天是裸睡的嗎?!這樣的背影很破壞那段話的帥氣啊!!

 

 

 

維克托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後在客廳看到了穿著休閒服的勇利,短袖。

 

「我剛剛不是看到你拿了件襯衫?還有為什麼你穿的是短袖?就算套了大衣還是無法應對俄羅斯的天氣的,況且現在是冬天,室內有暖氣還是太冷了。」

 

「呢,來之前我是在泰國支援的,所以並沒有準備幾件保暖的衣服,唯二的長袖就是西裝外套跟這件大衣了。」

 

意思是連襯衫都是短袖的嗎。維克托皺眉,讓勇利等等,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翻找衣服,他再度回到樓下時手上多了一件毛衣跟圍巾。「先頂著一下,等等我們先去買點衣服再去吃飯吧。」他不喜歡勇利來時身上的那套西裝,一點都不合身!那條領帶更是醜到該被燒掉!

 

正在套毛衣的勇利被好聞的Alpha氣味包圍著,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看向盯著他皺眉的男人。早知道昨天應該先跟奧塔別克借幾件衣服的,怎麼會到了剛剛要換衣服才想起來自己沒帶保暖衣物(哭)。

 

「放心,車上有空調,不會讓你冷到的。」看勇利站在車旁遲遲不上車,他開始擔心起對方是不是不願意跟他待在同一個狹小空間。

 

「我不是那個意思……維克托,這車門怎麼開?」從沒見過那麼高級的車,更不要說搭乘了,眼前的跑車一看就知道跟他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東西。

 

維克托突然發現了自己的失誤,幫勇利開了車門。「這輛是Lamborghini centenario 你沒見過不會開是正常的,一般車款也不會有上開的車門。」這次學乖了,人坐好後就幫他繫上安全帶。這下勇利更是緊張到不行,雖然不知道這輛車的價格,但是Lamborghini他還是聽過的,隨便一台都要百萬歐元吧!突然覺得連腳踏墊都是鑲金的,僵硬著身體盡量不讓自己多接觸到任何車內空間。

僵硬了約十多分鐘後車子終於停下了,剛才專心開車的男人總算注意到副駕駛坐上的Omega渾身僵硬,看上去相當緊繃,他趕緊確認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太興奮放出了信息素讓勇利不舒服了。「勇利?你還好嗎?我們到了喔。」

 

維持幾乎只有腳尖在腳踏墊上的勇利覺得全身肌肉有些發緊,他連椅背都不敢靠,要不是長期進行體能及肌耐力訓練,這不長的路程就足以讓普通人開始感到痠痛。

 

幾乎是維克托幫他開啟車門的那瞬間他就竄出車內,然後他看到店招牌上的英文小字,又在思考是不是該鑽回車裡。一家高級西服店,還是手工訂製那種。

 

「我現在申請調回日本還來得及嗎?」

 

總之勇利被維克托拉著進了西服店,而且為了防止人逃跑,在跟師傅討論的途中他的手都被緊抓著,連量身時也不放開,本來滿腦只剩信用卡額度不知道夠不夠的勇利被師傅曖昧的眼神看得頭皮發麻,量身過程中兩人一直用俄語交談著,時不時摸摸捏捏勇利的手臂、腰、臀等部位,最後收起布尺時還笑著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他一點都不想知道他們聊了甚麼。

 

「勇利先穿這幾件吧,我親自幫你挑的絕對適合。」接著又被拉進試衣間,放棄抵抗陷入自暴自棄的乖乖脫下衣服,維克托倒是對此很滿意,靠在全身鏡的角落欣賞他的小男友的脫衣秀。

 

試衣間內空間很足,而且還開著暖氣,但是他還是怕人著涼,在脫到只剩內衣褲的時候主動上前替勇利套上襯衫,細心的替他扣好釦子撫平皺摺、穿好褲子後繫上皮帶紮好襯衫。

 

「能讓我這樣服侍的,勇利是第一個喔。」他在替勇利扣好背心馬甲時這麼說,雖然後者只能紅著臉低頭看著那雙好看的手。「果然,我的眼光不會錯的。」他很滿意自己的作品,當初在飛機上是覺得這男孩氣質很不錯,給人乾淨又舒服的感覺,笑起來像天使一樣純真,現在一臉害羞靦腆更是可愛到他想咬一口。

 

離開前勇利翻找著自己的皮夾,但是他現在是穿著一身全新的三件式西裝,剛剛穿來的衣服早不知道被維克托拿到哪裡去了,更別提他想找皮夾付款。

維克托的家族是這家西服店的常客,現任當家師傅做的第一件西裝就是維克托8歲生日宴的兒童西服,從那之後他出現在重要場合的每套西服都是由這位師傅親自製作的,兩人也因此成為好朋友。「抱歉久等了,討論了點西服的細節,我們該去吃午餐了。」 

 

「你們的寶寶一定會很可愛的。」師傅這句是用英文說的,勇利聽懂了但是不知道該不該回 ,他從沒想過關於生孩子的事情,而且他也昨天才答應要跟維克托試試看,怎麼會想到那麼遠。等他好不容易從胡思亂想跟害羞的情緒中脫離,兩人已經不知道甚麼時候上車,又已經到了下個目的地,駕駛座上的男人正笑意盈盈的看著他,似乎沒有要打斷的意思。

 

「勇利在想甚麼?我叫了你幾次都沒反應。」

 

 「生孩子……」

 

「哇喔,沒想到勇利這麼大膽呢,這麼快就要跟我討論生孩子的事了嗎?」

 

「才不是那個意思!」

 

 「生孩子的話題可以之後再說,現在我想先吃飯,不然也沒有力氣生孩子呢。」維克托笑到眼都彎了,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有趣這麼可愛!

 

這時候勇利才注意到車外的景色像是在停車場,也就是說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維克托當笑話看了多久了,頓時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又突然想起這車的昂貴不敢亂動。

 

維克托牽著他的手走進餐廳,看來他是常客,帶位員一看到他就熱情的打招呼,然後在看到勇利時雙眼放光。

 

因為也看不懂俄文,自己也沒有挑食的習慣就都交給維克托決定菜單。在等待上菜的時候維克托依然玩著他的手,這邊摸幾下那邊捏幾下。「勇利的體格在Omega裡是相當優秀的吧,不過比起Alpha跟Beta還是較為瘦弱的。」

 

勇利拿出手機在相簿中翻找著,然後遞給對面的男人。「其實我是易胖體質呢,但是又很喜歡吃豬排飯,啊、那是一種日本的料理,有機會我可以做給你吃。但是因為熱量挺高所以一個不小心就會發胖,所以減肥也是我的強項呢。」

 

照片上的男孩圓滾滾的,手上捧著個碗吃的很開心,應該就是他說的豬排飯「跟現在的身材比是圓了點,就像隻小豬豬一樣可愛呢!」

 

天,這男人撩漢技術滿分。

 

 

 

 

說好要更新的我來了(?

一個很流水帳,果然分開打會覺得有點斷斷的OUQ

因為太久沒更所以這次交出比較多的字數

前陣子工作比較忙,有幾分鐘可以看文但是沒有足夠的時間寫文,經過兩周被公司追殺資料後我終於脫出可以繼續碼字了

希望我的賀文來得及

一個不小心老維生日快到了阿啊啊啊啊啊!!!!!(慘叫

p.s.這章朋友看了只記得老維很會←?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