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生日驚喜

維克托生日快樂!

能參與到真是太好了OUQ

世界觀是ABO跟未來星際,元帥維X副官勇

依然渣文筆跟例行OOC

壓線趕上,也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元帥有個困擾,即使做為全聯邦票選“最想被他擁抱的人”的第一名,他都不忍懷疑起自己的魅力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絕對是因為你老了所以豬排飯才不要你的,看看你那悲哀的髮際線吧禿子!煩死人了!」連續被煩了一週後,第一軍團少校尤里.普利塞茨提再度把人踢出寢室,要不是他有最高通行權限,怎麼可能會讓他踏進自己的房間。

 

「可能是你上次弄痛人家了?所以造成陰影?」第二軍團指揮官克里斯多夫.賈科梅蒂摸著下巴的鬍子關愛自己的好友。「畢竟就算以Alpha來說你也是比大多數人大了。」他意有所指的往對方的褲檔瞥了一眼。

 

向來為自己的尺寸自豪的元帥趴在吧台認真思考,四個多月前他的寶貝小豬豬意外在巡航途中發情,本來想給小戀人一個最美好的第一次,最後卻只能無奈的在母艦那個屬於艦長的房間草率進行標記。當然這說法遭到其他人嚴厲批判,艦長的臥室可是完全不輸主星上所有五星飯店的總統套房。「我很小心了啊,擴張也到四指可以順利進出才進去的,隔天檢查也只有略紅腫沒撕裂啊……」

 

酒保翻了個白眼,他們英明神武、戰場上殺敵無數、戰功斐然的元帥,自從談戀愛之後智商直線下降,整天到處炫耀自己的戀人有多可愛多貼心,第一軍團每天都吃了滿滿的狗糧。

 

「總之,不論是甚麼原因,我都不想喝醉的你扛回去,所以我剛剛已經發訊息通知小勇利了。」克里斯秀了一下手上的通訊終端。

 

可惜維克托已經聽不進去他說的話了,也是啦,醉鬼一個,而且他也看到印著第一軍團團徽的停在酒吧門口了。

 

今天第一軍團長雖然休假,但是他的副官可是代替他去開會了,穿著軍服的青年走進酒吧,輕鬆找到那耀眼的銀,皺眉看著自己的丈夫。「維克托?怎麼喝那麼多?」

 

「也許是對自己的髮際線感到危機而難過吧,誰知道呢。」旁邊的克里斯舉杯看著明顯不相信還一臉鄙視的亞裔青年。「總之你想辦法安撫一下吧,第二軍團也是有很多公務的啊,沒辦法老是陪他喝酒。

被他這樣一說,勇利不好意思的連聲道歉,本來只是想逗逗他的克里斯也起了玩心。「不過沒很緊急的事情我是可以幫你顧著他啦,畢竟他喝醉要是沒人注意可能會不小心被人帶走呢。至於酬勞嘛……」他看了眼被勇利輕摟著靠在他胸前的醉鬼,伸手。

 

「克里斯!」被揉捏了屁又不敢往後退怕讓維克托摔到地上,被調戲了的Omega臉脹紅,抱緊戀人把臉埋進那頭銀髮裡。

 

然而在他沒看到的時候,克里斯覺得自己受到了生命威脅。有人正目露兇光的瞪著他,一隻手還按在腰間的槍上,唉呦這醋味。

 

「好啦。」他做了一個投降動作。「快把維克托帶回去吧,他也不能再喝了。」主動結了酒錢,第二軍團長給酒保拋了個媚眼,然後先離開了酒吧,他可不想今天晚餐吃狗糧。

 

 

好不容易把人搬回家的勇利把人扔在沙發上後捏了下手臂,作為一個通過完整訓練的軍人,他的體能絕對是不差的,但是怎麼就跟維克托差了兩個尺寸呢。也練不出甚麼肌肉,而且他還是易胖體質,能維持現在這樣結實的狀態就不錯了,果然是第二性別的差異嗎……算了想這些也沒用,他還是先準備晚餐再叫醒維克托好了,讓他睡一下。

 

拉起疊在一旁的毛毯幫人仔細蓋上,12月多的天氣還是挺冷的,轉身離開時手被拉住,被他的戀人壓在了沙發上。

 

那雙總是笑成愛心型的唇壓上來的時候勇利嚐到了濃烈的酒味,是喝了多少味道才這麼重啊。軍服的皮帶迅速被解開,還帶著室外的寒意的手從襯衫下襬鑽了進來,冷的他一抖,推開了身上的男人。「維克托?」

沒有回應,又躺回沙發的男人呼吸平穩,勇利戳了他幾下都沒反應,只好重新替人把毛毯拉好,再不去做飯就趕不上晚餐時間了。

 

殊不知,元帥大人的內心正在淌血,滿腦子都是我的勇利不要我了嗚嗚嗚,才睡過一次就後悔了,這就是所謂的拔屌無情嗎嗚嗚嗚(並不是)。

 

自己在沙發上胡思亂想著翻滾就睡著了的維克托被勇利拿著通訊器拍了下來,打消把人叫醒吃飯的念頭,決定讓他再睡一下,畢竟前幾天才從前線回到母星,休息應該還不夠吧。

 

 

「不、沒關係,我會自己跟他說的,別擔心我。」維克托醒來的時候看到了比他記憶中還尖了那麼一點的下巴,勇利右手拿著通訊終端,左手有一下沒一下的玩著他的銀髮,而他,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第一次體驗到了所謂的大腿枕。他不自覺的伸手摸了那的確瘦了的臉。「他醒了,改天再聊,恩。」

 

紅棕色的眸子一如往常盈滿了溫柔。「會不舒服嗎?我有準備蜂蜜檸檬水,還是你餓了要吃飯了?」還彎腰在他額上落一吻。

 

如此溫柔賢慧的老婆哪裡找!

 

「然後等等我有話要跟你說。」

 

「我不同意離婚!」嚇得馬上彈起來,反應大到讓勇利愣住了。

 

「維克托你是不是太累了?我明天就去幫你跟軍部多申請幾天休假。」

 

「不管怎樣我就是不同意離婚!」

 

看他這麼認真,勇利覺得他應該是太累喝了酒睡迷糊了吧。「維克托,我們沒有結婚,所以也沒辦法離婚的。」

 

「分手我也不同意!」

 

「......」勇利深感此人無法溝通。

 

知道對方私底下有多任性多難搞,現在喝了酒估計還會上升一個檔次。「維克托,十分鐘內我要看到你洗好澡坐到餐桌前準備吃飯,不然我們就真的需要好好談談了。」勇利推了下眼鏡,滿意的看著元帥大人朝浴室奔去的背影,起身回廚房熱菜。

 

 

吃飯時維克托一直緊張兮兮的看著勇利,深怕他突然又提甚麼分手之類的話題,當初死纏爛打追人的是他,勇利從頭到尾只說過他是偶像,標記也是在已經神智不清的情況下答應的……剛剛要親熱也被拒絕了。

 

一直有在注意維克托的進食速度跟幫他夾菜的勇利伸手撩開那片瀏海,嘴角帶了點笑意。「怎麼哭了,我又沒說要分手,還是你標記後就不打算負責了?」

 

維克托眼淚掉得更兇了。

 

「真正認識你這十多個月才知道維克托是個愛哭鬼,那個英勇帥氣的元帥去哪啦?」抱住那個一臉委屈扁嘴看他的人,勇利覺得心情好上不少。「我是要問你明天要不要一起出門,就是,你知道的,我擔任你的副官時是直接登艦的,交往後也一直沒有一起出去過、那個、約會。」

 

這下他不哭了,興奮的問著勇利想去哪些地方,當他拿著終端向餐廳訂位時,勇利也發送了幾封訊息。

 

 

 

維克托拉著勇利的手在市集中慢慢逛著,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約會讓他見到了更多的勇利,擔任副官時總是如此的俐落,會在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拒絕他的親暱動作,真是傷透了他的心。但是今天不論牽手、擁抱,甚至親吻都沒被推開,還會主動拉著他做出類似撒嬌的舉動,人生圓滿。

 

「維克托,你知道嗎?明天是西方一個古老的節日,叫做聖誕節,所以今天叫做聖誕夜,我聽說你的家族是從不慶祝這類的節日的,只好拉著你陪我過囉。」

 

「想做甚麼我都陪你,不過,我有點餓了呢,是不是該去吃晚餐了?」他拉起勇利被牽著的右手,在他的戒指上落下一吻,果然馬上就臉紅,乖乖低著頭被拉著走。一條條的訊息在維克托的終端螢幕上顯示著,一切都準備好了。

 

畢竟是公眾人物,維克托訂了一個包廂,在用餐過程中各種黏呼,努力把他知道的各種調情方式都用一遍,甚麼餵食、舔去嘴角的醬料、餵食時偷咬手指……躲在門外偷看的眾人覺得心塞,尤里看起來更是隨時會踹門進去揍人。

 

「我覺得要瞎了。從來沒看過維克托這麼喜歡一個人呢,黏成這樣真令人羨慕。」克里斯一手托著臉,拉住快要暴走的尤里。然後舉起手裡的攝影機推開門走了進去。

 

剛剛在門外偷拍了這麼久,要說勇利沒發現的話是不可的,已經有預想過會是這樣的狀況,可是當維克托真的跪在他面前時還是馬上就哭了,雙手被這個明明說出來約會輕鬆穿卻穿了整套西裝的男人握在手裡,他鄭重的用自己的母語向勇利求婚,又用了通用英文再說一次,克里斯靠近他們拉近鏡頭,讓所有人及轉播的觀眾都能清楚的看見他臉上的虔誠,還有勇利哭著說我願意。

 

勇利透過尤里的終端看到了大家錄製的祝福視頻,就連向來板著一張臉的雅科夫教官都跟莉莉亞笑著恭喜他們,還說希望他多擔待,他這個學生不是一般任性難搞。

 

「雅科夫說了,只要禿子欺負你就跟我說,要我去狠狠踹他屁股幾下。」尤里彆扭的也獻上自己的祝福。「你跟他說了嗎?」

 

勇利手中的酒杯早就被尤里抽走換成了果汁,維克托被其他人拉去灌酒,要是兩個都醉得不省人事就麻煩了。

 

「我是打算明天一起跟他說的,我之前就在整理的時候看到了珠寶店的帳單,沒想到這麼快就會見到實品,他才回母星休假第四天。」眼睛紅鼻子也紅的勇利看著那枚跟他送的金色戒指排在一起的結婚戒指,抬頭給了尤里一個溫和的笑容。

 

「哧,總之,禿子現在開心死了,你看他那拿著酒瓶反灌回去的架勢,要不是我還不能喝酒估計也遭殃了。」

 

「尤里奧,謝謝。」

 

 

「客氣甚麼,噁心死了。」

 

 

 

晚上十一點多,被眾人鬧了幾個小時,好不容易在維克托失去意識下收場,把人扛回家後勇利終於放棄移動,爬上床將他的頭墊高怕不舒服。 

「我知道你很會喝,可是喝到要脫衣服就不行了喔。」勇利捏住了那個躺在他腿上的男人的鼻子,使了點力捏得鼻尖發紅,被捏得呼吸困難的人也裝不下去了,笑著抓住在他臉上作亂的手。

 

「不讓他們覺得我真的醉到神智不清了他們是不會放過我的,我還想著回家跟老婆親熱呢。」本來應該是醉得不省人事的維克托靈活的翻身坐起,抱著老婆親個沒完。

 

「維克托,你酒味好重。」言下之意就是叫他去洗澡。

 

跟剛剛那副爛醉的樣子完全不同,認為自己總算有肉吃的男人已經把勇利的外衣脫去。「你不會是又要拒絕我吧。」這一個扁嘴,勇利根本抵擋不住。

 

「我是說,我覺得我也要醉了。」乖巧的把手放到維克托肩上,但是他還是忍受不了那股酒味,還是維克托的信息素好聞多了。「但是我們先洗個澡好不好?一起?」然後他瞥到了床頭的時鐘。

 

 

 

「我說勇利,你是不是這四個月留在母星就疏於鍛鍊了,看你這小肚子。」 維克托房裡的浴室相當寬敞,當初為了能夠舒適的泡澡將浴缸改成了大型的圓形浴池,現在兩人一起也不顯得擁擠。「剛剛抱你進來的時候也比之前沉了。」

 

被捏了腹肉的人跳過這話題不提。「維洽,今天是聖誕節呢,生日快樂。」

 

顧著求婚他還真的忘了這回事,依他們剛剛回到家的時間來看的確是該過了12點了。「謝謝小豬豬,你果然是第一個說的。」

 

「不只喔。」勇利向後靠了點,拉起那雙好看的手,跟著自己的一起蓋在他微凸的肚皮上。「明年夏天,我們家會增加新成員。

 

「……你是說你不是胖了,是……」

 

「對,你要當父親了。」

 

「天哪寶貝,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生日禮物!可是這表示我又得禁慾了?!」

 

元帥大人的問題依然沒解決。

 

 

 


----------------------------------------------------------------------------

小劇場1

維克托:勇利懷的竟然是雙胞胎,產檢時我被勇利笑了好久,說我的表情太經典。

克里斯:他被驗出來懷孕那次是我跟尤里送他去醫院的,算時間你剛標記他那次就中了,你該看看那時尤里的表情,絕對跟你不相上下。該說不愧是現代傳奇?

尤里:我是覺得他那肚皮裡有小寶寶很意外而已!

 

 

小劇場2

勇利:醫生說3個月後胎穩了的話,適當的運動可以幫助胎兒認識父親,也對母體有益……(小聲)

維克托:那還等甚麼,現在就來運動吧。

勇利:我不是那個意思,不要脫我褲子!

 





對不起我今天跑外勤業務到下午才進公司,回到家就先睡了一覺所以寫得很混亂很趕,我的時間線又死了(躺

這篇是另一篇文的設定,希望我有時間把本篇寫出來

最後還是忍不住搞笑了一下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看得愉快就好XDD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