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維勇】今晚約嗎?(七)

ෆ世界觀ABO,警察paro(應該算吧←?

ෆ副CP奧尤

ෆ還在抓感覺,OOC預警,大概是個中篇

ෆ寫的有點急有點亂,之後可能會重新改過這篇,標題也可能會改

ෆ充滿了私心跟妄想而已 Ov<☆

ෆ有原創人物但是他們不是重點只是因為人不夠用




(七)

這頓飯在勇利滿腦 “這人真的是警察不是公關嗎?”的想法中度過,俄羅斯料裡的味道沒有想像中的奇妙,他挺喜歡那個用料豐富的湯品。「維克托,剛剛的湯叫甚麼啊?很好喝耶。」

 

在開車的男人看了眼依然拘謹的青年。「那個叫紅菜湯,不過也有人稱呼羅宋湯,這個名稱你應該聽過。勇利喜歡的話我可以常煮給你喝喔,我的廚藝也不差的。」

 

「恩……從你的冰箱看不出來,裡面沒有新鮮蔬果,只有微波食品跟大量的酒。」不然他也不用去超市買了。

 

「喔,不,親愛的,你不能阻止一個俄羅斯人喝酒,那就跟我們的生命一樣重要。至於冰箱,我前陣子有些忙碌實在沒甚麼時間煮,而且對一個獨居單身漢來說,準備一人分的料理有時候是有些困難的,還有些寂寞。」維克托給了他一個有些無奈的笑容,如果尤里在這裡一定會抓著勇利的領子搖醒他,在他耳邊咆哮“我每次找這禿子的時候他都跟不同的女人在一起啊!”

 

果然,在駛進地下停車場前勇利皺眉,雖然被瀏海跟眼鏡遮住了。「難怪你老是滿身酒味,吃飯不規律沒有營養還愛喝酒。」

 

維克托差點一頭撞上方向盤,怎麼跟他想得不太一樣,這時候不是該說“那我以後都陪你吃飯”之類的嗎?

 

 他決定換個方式,Omega在他身邊不算少數,但是數量本就稀少的男性Omega他的確沒碰過幾個,雖然他的小師弟就是,但是勇利跟他的個性差太多了,以往對待其他Omega的方式看來不會管用。

 

「勇利,那不是喝到滿身酒味,你有注意過我的信息素是甚麼味道嗎?」維克托把Lanborghini停進他的專用停車格,滿臉受傷。他熄火後解開自己的安全帶,朝副駕駛座上的小白兔壓過去。「勇利的酒量如何?不太好的話很容易就會醉喔。」

 

又被貼到耳邊說話,車內實在沒有空間可以讓他躲了,Alpha強勢的信息素充滿整個空間,勇利酒量不好所以向來敬而遠之,他不知道這是甚麼酒,只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要醉了。

 

「我、我酒量酒品都不太好……」但是感覺很舒服,他喜歡這種被信息素包圍的感覺,尤其兩人的適合度還特別高。

 

「等下上去就要把你放到一堆Alpha裡了呢,真是令人擔心。」雖然知道勇利來支援是做甚麼的,而且總部會派來的人基本都能保護自己沒問題,但是想到自家分部裡的Alpha數量可是最多的,還大半都進入易感期,要是剛剛拐到的小男友又被人拐跑了……

 

怎麼想怎麼擔心,維克托乾脆拉開勇利的後領咬了下去。

 

「啊!」沒有被咬破肌膚接觸到下方的腺體,但是對於未經世事的他來說還是太過刺激。維克托還舔了幾下,退開一點看著自己的作品,看來相當滿意。

 

勇利伸手摸到了一圈凹凸不平的牙印子,還有一手口水,他一臉嫌棄,維克托一臉得意。

 

「總得讓他們知道你是誰的,這樣他們才不敢亂來。」維克托再拉開點他的領口確認左肩上的紗布依然潔白,傷口沒有裂開,才又幫他把衣領整理好重新打了一個漂亮的溫莎結。「別忘了你是我的男朋友喔。」

 

 

 

 

 前一陣子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忙到回家就累死了,腦漿也燒乾根本無法碼字嗚嗚嗚,趕緊發個一小段表示我還活者(揮手

這幾天過後就會比較輕鬆一點了(躺平

詐屍一下繼續忙工作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