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all叶】迴-03

*是西幻

*依然all叶,葉神大家愛

*想帶很多人一起玩但是渣文筆原諒我

*OOC一定有

*私設有

*名字還沒想好隨時換

以上,都OK的話就GOヾ(oゝω・o)ノ))



03

  在蘇沐秋住的公寓裡窩了六天,一半拿來睡覺,另一半用來恢復魔力。


  “阿修你到底怎麼把自己搞得那麼弱,這樣出門也不帶護衛,要是被偷襲怎麼辦。”第一天晚餐後蘇沐秋抓著他的手傳輸著魔力,人的魔力都有限度,葉修當然也不例外,只是除了身邊最親近的幾人,還沒人見過他魔力衰竭的樣子。沒有魔力的時候任何人都能輕易將他擊殺。


  他第一次魔力衰竭就是在蘇沐秋出車禍那次,情急之下施放了最高級的治癒術,但是從未使用過的高級術法掏空了他的魔力,暈過去之前,兩人魔力產生共鳴,蘇沐秋的魔力被帶領著傳導到未完全施放的術法,再次醒來時,兩人躺在同一張病床上,當時握住的手沒有放開,熟睡中的葉修看來相當憔悴,蘇沐秋那時就決定要一直牽著這人不放開。


  後來聯盟安排的醫生告訴他們這就是魔力衰竭,除了學習更多高級術法之外,也要努力擴充自己的魔力量,而且要盡量避免衰竭,不然會很危險。至於蘇沐秋,魔力源差點被吸乾,可能暫時不適合做為戰鬥人員。所以他透過家裡關係把人送到美國,那裏的狀況比中國好上太多,他要他在那裏好好念書,有空就修練一下。而他自己投身前線戰場,手持兩人打造的戰矛却邪,闖出了鬥神的名號。


  他摸摸鼻子。”也沒什麼啦,就心裡煩躁,然後滅了2個大魔,清乾淨他們的老巢又做了連環封印,再那之前有4個任務是接著做的。”身邊的隊員有輪換進行不同的任務,只有他一人是一路到底,又沒休息自然會衰竭。


  經過六天的休養他氣色已經好了不少,蘇沐秋的手藝又好,來美國前凹陷的雙頰都給他迅速補了回來,雖然免不了又是一頓念,什麼人不是鐵打的還是要休息,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當隊長……之類的。


  葉修也乖乖聽他念,他喜歡這種感覺,有人關心他注意他,最重要的是,是能依靠的。”不好意思我把沐橙丟在嘉世了,現在的我太容易成為箭靶只好留下她,但是我有讓人照顧她的。”


  魔力衰竭的他如往常一般縮在自己的房間,就算嘉世裡許多人算計著他,但至少這裡還是戰隊基地,不會有魔族進來。所以他放心的縮在自己平時設下的多道屏障內,直到蘇沐橙來敲門。


  “葉修哥,我把人帶來了。”


  跟在她身後進到房間的,是加入嘉世不久的孫翔,他看起來有些困惑,又帶著點緊張,不是因為他太囂張要做了他吧。


  “你們隨意,我去洗個澡準備一下,沐橙妳幫我把書拿給他。”葉修鑽進浴室,蘇沐橙嘆了口氣把書桌上整理好的幾本書遞給孫翔,這些都是他寫的關於戰鬥法師能學習的術法及體術,還有一本專門講戰術的。


  孫翔加入嘉世有幾個原因,他對自己相當有信心,所以戰隊找上門希望他考慮轉職,就算轉職改做戰鬥法師,他也有把握能很快上手,而嘉世的環境對戰鬥法師是法師是最好的,誰讓他們的隊長是葉修呢。他一開始只是抱著對鬥神的好奇轉會的,沒想到看到的是被默默孤立的男人。


  一但牽扯到權利金錢,人性都是貪婪的,從不願同流合污的葉修讓戰隊裡不少人咬牙切齒,開始密謀架空他,是蘇沐橙在後書房整理卷宗時聽到的,他們打算跟將葉修賣給魔族,作為陣前大將,魔族對他可謂是恨之入骨,落到他們手中不死也難。


  他豈會是坐以待斃的人,孫翔的加入讓他知道戰隊這是找好接替他的人了,他看著戰矛使得挺像樣的大男孩,多次試探他後,知道這人有潛力,但是年輕氣盛又經驗不足,缺幾個心眼,不過是個挺正直的孩子。所以他打算讓他先照看下沐橙,等自己恢復並重新組建戰隊,就回來接人。


  直到洗好澡交出戰矛,葉修拎起自己只一小包的行李,再拖過蘇沐橙強制他帶上的行李箱,在兩人目送中瀟灑的搭上車前往機場。

 


  蘇沐秋還因為寶貝妹妹被留在國內,還是嘉世那種混亂的地方,在葉修腰上留下了有些重的指痕,事後被抱怨他把虛弱的人往死裡做。


  “不過有你在就好了,我們共鳴過沒忘記吧。”同調的魔力會互相影響,還能傳給對方做及時補充,也會互相激發,可以加速魔力的恢復。只要不到衰竭其實魔力恢復是很快的,但是到了這個地步,共鳴者的幫助可以讓他快點脫離衰竭期。葉修現在就是靠著這些傳導給他的靈力在快速的恢復著,短短六天就已恢復約一半。


  造成同調的原因蘇沐秋怎麼可能忘記,手下不自覺多了幾分力,他們現在都好好的,就不用想太多,所以他看著電腦屏幕,看著葉修開出的名單跟計劃,繼續討論修改。

 


  又過了幾天,葉修的手機裡依然每天都有不同人發來的訊息,多是關心近況,嘉世方面並沒解釋鬥神退出原因,本人也沒出面說明,眾人只好發訊詢問。但是葉修一封都沒回,只有每天用蘇沐秋的QQ跟蘇沐橙聊上幾句。


  這天下午他在蘇沐秋讀博的大學裡晃悠,人被課題教授叫走了,離開前跟他指了武館的方向讓他去活動筋骨。


  雖然對魔族戰爭時不時爆發,但生活還是要過的,所以除了專業的軍事學校外,其他學校還是多以社團性質為主。偌大一個武館依系別不同劃分,葉修看了眼就朝法師系走去,在主控室看到了王杰希和楚雲秀的海報。


  “同學你好,對成為魔道學者有興趣嗎?”


  一個看來應該是指導老師的人禮貌詢問,可能看他是東方人便用有些腔調的中文詢問。


  懶得浪費時間跟人解釋的葉修搖頭,用流利的英語回他。”不好意思打擾了,我不是本校生,是朋友推薦我過來看看,正好看到貼著他們的海報而已。”

  “這樣阿,我們雖然只是個社團,但是進入戰隊的成員不在少數,不比軍校差喔。”對方從善如流,也用回習慣的語言。”本來應該還想貼鬥神的海報的,不過沒東西可貼,這三位在中國可都是頂尖好手,尤其是鬥神葉修,連我們將軍都大力稱讚他。”


  葉修從不出現在鏡頭前,這兩張海報都是戰隊招新時拍攝的,所有人只有他沒參與,但是每年登記的戰鬥法師人數依然節節上升。


  “呵呵,我也是個戰鬥法師。”對方一聽眼睛就發亮了,客氣的約戰,本意就是來動一動的葉修欣然同意。


  武館總指導跟外來人對戰的事在兩人指定場區時就被傳了出去,在武館練習或對戰的學員們湧入觀眾席,葉修感嘆了下蘇沐秋這學校選得真好,武館不是普通的大,連設備都是一流的。


  牆上遍布晶石吸收衝擊,觀眾席前也附有大量防護法陣,還有能量屏障等,趕得上戰隊基本水平了。


  對方拔出了武器,長劍閃著寒光,葉修只是又拆開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嘴裡。”不用客氣,儘管來吧。”千機傘還未完全現形就被他轉換成戰矛,銀色的槍桿滿佈艷紅花紋,火紅的穗隨著他揮動劃過一道紅線,矛尖直指眼前對手。

 

  蘇沐秋進到武館便走向最大的武鬥場,作為槍系指導他很清楚總指導的能力,當初將軍來視察時就說了可惜他是學生,不然總指導合該是他。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葉修吃虧,比自己還強上幾分的人呢。

 

  正常來說是不會有人在戰鬥時進到場內的,但是他就這樣踏進兩人的技能施放範圍,他的戀人一手拿著棒棒糖一手持戰矛,隨興又慵懶的使出技能,但一出手就是大招伏龍翔天,對方顯然沒想到那麼隨意的姿態竟是如此具有破壞力的ㄧ擊,連忙跳起躲避龍形術法,誰知葉修戰矛一提,那龍竟跟著拉高,眼看就要擊中了。


  “好了到此為止囉。”蘇沐秋手持雙槍,一手連放三槍抵銷伏龍翔天,一手槍身架住戰矛攻勢,葉修在人到時就注意到了,自然沒認真出手,便被輕易擋下。”這是我朋友,很強吧。”


  總指導收起長劍,看向叼著糖負手站在一旁的葉修。”原來是你朋友,怪不得那麼強。”


  “好說好說,哥是靠經驗來的。”他一點沒客氣,蘇沐秋告訴他手機快拿出來看看,沐橙找人都找到他這了。


  回到辦公室,葉修終於掏出不斷振動的手機,他嘆了口氣按下接聽。”葉不修你終於接電話了快說清楚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退出嘉世還把却邪給了孫翔那個小屁孩,這幾天不接電話就算了連個訊息都不回虧本劍聖每天都照三餐給你發訊關心你吃飯了沒傷好了沒需不需要幫忙。”


  “少天,這才幾天沒見面就這麼想念哥啦。”


  對面突然安靜了,可以想像臉紅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真純情呢,劍聖大大。


  哄完對面的人並承諾回國一定去趟G市才被放過,本來就沒什麼再用手機當然不會常充電的手機就這樣自動關機了。”糟,回去一定會被煩死。”


  他轉頭發現交談中的兩人神色各異的盯著他看,不自覺摸了下臉看有沒沾到什麼東西。


  “你……認識中國的劍聖黃少天?”


  “有點交情。”沒打算說太多,葉修被客套完的蘇沐秋拉著離開,他臉色沉了下來,從剛才的對話內容不難聽出兩人有著什麼,他覺得有些東西需要問清楚。


  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性,畢竟葉修平常在跟他聊天時就常會提到許多人,他一直覺得這些人絕對打著阿修的主意,沒想到已經有所進展了嗎?!


  “阿修,你喜歡黃少天嗎?”葉修愣了一下,微笑著點頭。


  他覺得心裡有些發堵難受得緊,自己的寶物在不注意的時候被悄悄奪走了嗎?


  “沐秋,他們都是很好的人……”


  臥槽原來還不只一個嗎?!


  蘇沐秋覺得自己要吐血了。




這邊大概交代一下時間線,葉神是離開嘉世的當晚就搭飛機離開,然後過幾天就是榮耀祭,所以在會場只看到孫翔的黃少才會打電話吵沐沐然後沐沐再來他哥這裡找人。

孫翔是個好孩子請大家一起愛護他給他愛ヾ(=・ω・=)o

總指導會在後面再出場的,不過還有一段挺長的距離(菸

傘哥加油阿你媳婦被搶了此時不硬更待何時!(各種意義上

葉神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對於愛他的人他一向給予相同的待遇,所以傘哥情敵才會那麼多,摸摸傘哥不哭喔。


接著是溫柔的傘哥拿完畢業證書帶親親老婆回國斬情敵ψ(`∇´)ψ(不


p.s有機會的話會重修一次抓bug的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