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all叶】迴-04

*是西幻

*依然all叶,葉神大家愛

*想帶很多人一起玩但是渣文筆原諒我

*OOC一定有

*私設有

*名字還沒想好隨時換

以上,都OK的話就GOヾ(oゝω・o)ノ))




  最後蘇沐秋也沒說什麼,畢竟是阿修喜歡的,那他會支持……個屁!他要帶著阿修回國宣示主權,誰也不准跟他搶!!!


  他決定以行動表示自己的決心,每天都把人壓著做上一兩回,葉修表示之後幾天雖然魔力回復得相當快但是身體吃不消啊啊!蘇沐秋在房事上從沒跟他客氣過,雖然對他非常溫柔,但也很磨人,每天做是想殺了他嗎。


  “沐秋你夠了沒有大早上的做到現在!”一腳把人踹下床,已經沒力氣的葉修倒回床上,摔下床的人也不惱,走進浴室放水,再回到臥室長臂一伸把軟成一灘泥的葉修抱起,被放進浴缸時調整下姿勢讓自己不會滑到水裡就不動了。


  蘇沐秋準備好午飯把人拎出來擦乾穿衣,他的行李已經收拾得差不多,該寄的也都寄出去了,基本上只剩下人了。”阿修,明天回國後就照名單開始找人?” 


  人給他一個慵懶的眼神,低頭繼續吃飯,吃完就爬到沙發上窩著了。


 

  葉秋記得高中入學時收到哥哥給的禮物,看著盒子裡的東西他忍不住內心的激動。生日時葉修隨口問了葉秋想學哪個武器專精,從小就偷偷崇拜著哥哥,自然回答戰法,然後就有了這份禮物。盒子裡放著通體雪白的戰矛,一本法術書跟一條項鍊,戰矛是葉修跟蘇沐秋聯手打造,品質保證還附保證書附維修保養,法術書由葉修自己編寫,項鍊是在他能駕馭戰矛前用來收起的空間項鍊。


  後來哥哥離家出走加入了戰隊,他也在自家老爸的教導下成長,只能說不愧是雙胞胎,葉秋的天分也是相當驚人,知道哥哥比自己更加強大的人每天安定的坐在辦公室辦公,固定時間去演武場指導新兵,嘉世開發布會宣布鬥神退出並將却邪交棒給下任隊長時他驚得把手中的長槍甩了出去,差點傷到人。之後他怎樣都連繫不上不上跟人間蒸發似的哥哥,又不能讓人大張旗鼓的找尋,畢竟為了保護自家弟弟,葉修從不出現在鏡頭前,為的就是避免跟自己有著相同臉孔的弟弟被認錯而遭到攻擊。


  但是就在今天早上,他收到了來自蘇沐橙的訊息,裡頭附上了一個航班號,內容簡單告訴他今天有重要的人要來,但是她有戰隊事務無法脫身,這兩人相當重要,請他代為接機。


  好歹是照顧了葉修多年的女孩子,答應了就開著自己那輛改裝過的跑車去接人,到了機場才想到蘇沐橙沒跟他說接的人的外貌特徵阿。


  “叩!”輕敲在車窗上的手白淨好看,葉秋一下驚得差點用力推開車門把人撞飛,手的主人拉開後座車門快速鑽了進來,另一人也迅速入座關上車門。


  “笨弟弟你開這輛車來啊,正好哥回頭給你再改裝一下阿。”是了,這人就是他那沒良心的混帳哥哥,這輛跑車是他親手改裝的,不只防禦系統強大,火力也是一等一的,還有那無人可破解的車鎖,除了他以外,就只有葉修可以輕鬆解開。


  看著消失了一月有餘的人,葉秋覺得鼻頭有些發酸,他以為哥哥在魔力衰竭還被趕出嘉世後失聯肯定是出了什麼意外,但是屬於雙胞胎的特殊聯結告訴他葉修還活著,只是非常虛弱,現在看到臉色紅潤的人笑著看他,眼淚就開始往外湧。


  顯然是沒想到葉秋會哭,叼著棒棒糖的人接過另一人遞來的面紙好笑的幫跟自己有著同一張臉的弟弟擦眼淚。”哎你哭什麼呢,哥不是好好的在這嗎,別用跟哥同樣的臉哭那麼難看阿。”


  搶過面紙自己擦臉,葉秋指著另一人罵著。”混帳哥哥你要躲去蘇沐秋那也不早點跟我說!”


  “……笨弟弟你沒查我的出境紀錄嗎……”他弟弟真是蠢出了新高度阿。


  “混帳哥哥!!!”炸毛了。


  葉修好笑的揉亂他整齊的髮型。”乖,回家了。”


  葉秋終於露出笑容,手握上方向盤發動車子。”好,我們回家。”



  全程旁觀的蘇沐秋表示真是美好阿,然後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隨即手被握住,葉修的手不小,從小就握著戰矛揮舞所以帶著繭,粗糙的感覺磨過他的手心,是在叫他安心。


  感覺到比自己略大的手反過來勾著他的手指,葉修決定再補個眠,飛行時遇到幾次亂流讓他中間醒來數次,為了趕清晨的飛機前一晚又沒睡,他現在精神狀況實在說不上好,雖然不是沒有連續通霄作戰的經驗,但是他現在身體數值極低跟個普通人比說不定還更差些。


  葉秋趁著紅燈的空檔看了眼後視鏡,車子是特別訂製的車內空間挺大,葉修也就不客氣的直接躺在蘇沐秋腿上,本來穿在後者身上的羽絨外套也蓋在他身上,從鏡中看不到,不過葉秋相信蘇沐秋的左手一定是在外套下和哥哥的握在一起,他倚著窗睡著了,駕駛默默的把暖氣調高幾度,著涼了可不好。


  一直到開進戒備森嚴的葉家主宅葉修都沒醒,葉秋把鑰匙扔給管家讓他去停車,自己則跟著把哥哥橫抱起的蘇沐秋走進屋。


  “再讓他睡下吧,飛機上沒睡好的。”把人抱起前下了個小暗示的蘇沐秋跟在葉秋身後進到臥室。


  “哥哥房間是隔壁那間,太久沒人住了現在沒被子,先睡我房間吧,等等就讓人送日用品來。”葉秋的房間很乾淨,整齊的書櫃跟放著電腦的書桌,看起來非常正常,除了牆上貼了鬥神剪影的海報。


  注意到蘇沐秋帶笑的眼神,葉秋微微紅了臉,他也不調侃比起自己手上抱著的這個臉皮薄的可以的人,替他脫下鞋子外套再用被蓋嚴實,然後轉身跟葉秋伸出手。”把白銀給我,我替你保養一下。”


  作為有武器鑄造師資格的蘇沐秋接過戰矛,修長的手指撫著他跟葉修共同創造的孩子,旁邊床上應是睡熟的人卻突然搶過,還吐槽了句。”嘖,笨弟弟你這麼多年竟然都沒發揮出白銀真正的力量。還有你蘇沐秋,能耐了阿,對哥下暗示,恩?”眼睛都沒睜開的葉修把人掛到戀人身上,拍了下葉秋。”快帶哥去演武場,讓你見識一下。”

 

  葉秋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看甚麼特效華麗的動作片似的,從葉修手持戰矛敲上演武場地面那刻,他看到本來通體銀白的戰矛上浮現了藍色的紋路,靠近戰矛槍頭的地方也冒出了幾條光帶,像是翅膀一般。蘇沐秋這時從腰後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朝著葉修連開數槍。


  葉修頭都沒抬,打了個哈欠隨意一揮,所有朝他飛去的子彈都在這瞬間停滯,然後掉落地面,仔細一看可以瞧見上頭結了一層冰。


  “沐秋。”被點名的人衝上前,槍系本就不是近戰型的,因此他也只是用槍體術簡單的過個幾招,擊出的炎屬子彈和戰矛的冰屬相撞,四周立刻升起大量水霧。葉秋看著有些模糊的身影揮舞著手中發出冷光的戰矛,靈活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一個魔力衰竭還在緩慢恢復中的人,他當初就是迷上了這樣的風采。四年前他帶著後援部隊前往前線時正遇上魔族偷襲他們經過的ㄧ個村落,才要指揮救援,戴著銀色面具的男人手持却邪從旁奔出,腳踩無屬性炫紋,帶著一隻頂尖小隊殺到,如此熟悉的背影他怎麼可能認不出來!那個在戰場中靈活穿梭著救下一般民眾並擊殺魔族的人就是他那個離家出走的混帳哥哥!


  還沒等到他回神,魔族已被消滅,那個叫周澤楷的槍王手持雙槍站在鬥神側後方警戒,劍聖黃少天也尚未將冰與入鞘,小隊已經在清掃戰場,他趕緊讓人過去協助,分配完轉頭就看到兄長忙碌的背影,他已經拿出地圖跟隊員討論下一個可能被攻擊的地點,很快就有了結論,離開前葉修用却邪碰了下白銀,告訴他這裡就交給他了。


  結果他在前線基地裡等來的是重傷但是依然將所有人都活著帶回來的鬥神。


  回憶中的葉秋感覺到一陣冰涼的風吹到面前,凍得他一個激靈,回神就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停在他面前。”笨弟弟想甚麼呢,哥剛才示範的都記住了沒?”


  他注意到白銀上的紋路已經消失了,而且葉修的臉色也不正常。


  “好了哥這回真要休息了,感覺積累的魔力都要沒了。”魔力衰竭的人在魔力沒回到一定值前都無法快速回復,來個持久戰就能把人磨死。葉修靠到蘇沐秋胸前,其實他的腰還痠痛著呢。


  “哥,你別再上戰場了!”


  “說你笨你真笨了,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擋在一般人前面,每次大規模戰爭會死多少人你知道嗎,我從屍體堆爬出來時就決定了,為了那些擋在我身前,最後卻一個個死狀悽慘的戰友跟他們的家人,還有所有的人類,這次我會站在最前面。當然,每年的榮耀祭也是要拿下來的,哥可是最優秀的武者。”聯盟策劃的榮耀祭是所有武者及戰隊的目標,在沒有戰爭的時候,所有報名的戰隊會經過多輪戰鬥,摘得桂冠的隊伍會獲得大量的資金及稀有材料。對於需要煉製強大武器的戰隊來說,這是個可獲得無上榮耀,又可得到材料以提升力量的好機會,戰隊越強,能接的任務越多,才有能力供養各路強者,不至於在戰爭中覆滅。


  連續三次登上王座的嘉世驗證了這一點,成為了頂尖的豪門戰隊。


  像沒骨頭一樣靠著蘇沐秋的支撐站著,向自己的雙胞胎弟弟伸出了手。


  “跟我一起,重返榮耀。”



我終於更了(痛哭

總之,是個現代西幻沒錯,魔族戰爭不是每年都會打響,一年來個幾次的有,兩三年才打一次的也有,也因為世界各地都出現了相當數量的無人區,還有變異生物跟魔物四處流竄,常有一些任務發布。

也有些人發現變異生物跟魔物有很多價值,例如說毛皮啦,入藥啦,角啦......就是亂七八糟一堆,當然研究的也有,所以戰隊會接任務賺錢。

各式各樣的代言當然也不會少,例如軍隊跟戰隊的招生啦,不上前線的小周可是明星呢(喂

下章開始情敵要如雨後春筍(?)的冒出來了,傘哥請接招(靠

請勿拍打可以餵食(滾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