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伞修】噩夢

*就是個小段子

*傘哥沒死設定

*就是被虐到了所以寫個小段治癒下

以上,都OK的話就GOヾ(oゝω・o)ノ))




  又搶下一個野圖BOSS,葉修揉了下有些痠澀的眼,他點了根菸,清點著這次收獲的材料,訓練室的門沒有關上,男人走了進來,看到葉修只穿著襯衫坐在電腦前不知道多久了,他皺眉回房間拿了點東西再回來。


  這時的葉修似乎終於感受到冬夜的冷,想著多加件衣服再來刷副本,還沒起身一杯熱牛奶就被放到他面前,同時一條毯子也蓋上他的腿,叼著的菸被抽走,換來一件毛衣。


  "沐秋你甚麼時候回來的?"他乖乖穿上毛衣,蘇沐秋抬起他的下巴先親了下,葉修嘴裡有淡淡的菸味,剛點著的菸還在對方手上呢。


  "剛到,你剛睡醒?怎麼不穿多點再來搶BOSS?"


  葉修伸手勾著蘇沐秋略長的頭髮玩,他也是做噩夢醒來就無睡意,只好摸到訓練室打榮耀,誰知道就那麼正好碰上刷新。"醒了就睡不著了。"


  這回答不是很令人滿意,不過十多年的相處,蘇沐秋不用想也知道絕對不只這樣,但是仍有些不滿戀人大冬天的也不加件外套就跑出開著暖氣的房間,雖然生病時的葉修很黏人很可愛,可是難受的還是自己。


  在葉修喝著牛奶的時候他把君莫笑開到競技場下線,關機時他發現葉修竟然也沒穿鞋,心中暗嘆太不會照顧自己,不想讓他再光腳亂跑,只好把人從椅子上直接抱起,雖然有些嚇到,還是馬上就笑得眼都彎了。


  "沐秋大大是想唱搖籃曲給哥聽嗎?其他的可不行啊,明天有工作得早起的。"世界邀請賽結束後葉修回到興欣做指導,從國外拿到博士文憑的蘇沐秋跟著他進了研發部,雖然兩人工作就隔了一條走廊,但是已經在國家競技總局任職的葉修多了不少事情要忙,例如他明天要去幫聯盟拍廣告,做為榮耀最傳奇的人物,已經站到幕前的榮耀教科書怎麼可能被放過,行程中頓時多了不少宣傳工作。再加上新賽季的開始,兩人實在沒甚麼親密的時間,當然蘇沐秋也不想累著戀人,只好多注意他的身體狀況。



  上林苑被重新裝修過,只有葉修的房間是其他人的兩倍大,原因自然不必說,反正也不會有人反對。


  被放到浴缸邊上的葉修接過牙刷乖乖刷牙,然後在人收拾完回浴室刷牙時自己摸到雙人床上躺好。蘇沐秋跟著躺進被裡的時候他立刻抱住他,他也順勢摟住對方瘦了些的腰,另一手撫著葉修柔軟的髮絲。"夢到甚麼了,恩?"


  葉修不想回憶那滿是血色的夢境,只是把頭貼近他胸口,聽著那有力的心跳。看他這樣蘇沐秋也猜到是甚麼了,當年他在病床上醒來時來不及感到痛,隔壁床躺著的人才差點把他嚇死,面色蒼白手上同樣插著輸液針的葉修看來睡得不太安穩,後來蘇沐橙告訴他葉修衝到醫院一看到渾身是血的他就昏了過去,手中緊緊抓著那件染滿血跡的破外套,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跟作習不正常,葉修愣是比蘇沐秋多睡了大半天才醒。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葉修哭,怕壓到傷處,他只是跪在床邊揪著被單哭,沒有聲音,一直哭到累極睡著,蘇沐秋伸手便摸到一大塊被淚水浸溼的被。


  "阿修,我在這呢。"看到抬起頭來眼角發紅眼睛濕潤的葉修,蘇沐秋才不管明天要拍廣告還是甚麼的,先把人辦了再說。


  隔天是蘇沐秋開車把人送到攝影棚的,葉修在化妝的時候牠就坐在邊上,化妝師看了眼笑著的人,習慣性的從包裡拿出了強力遮瑕膏,果然讓牠在脖頸肩膀上看到新鮮的印記。


  "拜託收斂點阿。"每次只要蘇沐秋出現她就得替葉修多準備支遮瑕膏,誰知道這兩尊大神會搞出多少東西讓她忙碌。



刷了半天的傘修就心塞了半天,大家心要不要那麼髒......( ノД`) 

治癒下小伙伴們(*・´ω`・*)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