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文筆渣,只是想寫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另外叫月月就可以了 ヽ(○´∀`)ノ♪

【韩叶】親友點文 商界+設計師paro

一樣是群裡親友的點文,點的商界paro,因為也有人點設計師所以就合併用了,哇吼我交作業了~~

*OOC跟私設有

*lo主不是本科請鞭小力點

*趕時間寫出來的不通順不可以丟東西

以上都OK的話請食用(σ・∀・)σ



  夏天開著空調的房裡很好睡的,導致葉修睡過頭,放在床頭的手機響個不停,所以說他最討厭手機了,總是打擾他的睡眠。


  按開免持,助理的大嗓門震的他一個激靈。”謝天謝地您終於接電話了!總裁拜託你快起床阿今天您跟霸圖的韓總裁有會面您忘了嗎?”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約幾點來著?”


  “您已經遲到了啊啊啊啊啊!!!”葉修隱約記得是約……10點?次奧都快10點半了!!!天知道老韓臉會黑成什麼樣!他趕緊翻身下床沖進浴室,其實葉修一向很準時的,實在是昨天剛回到國內,還沒來得及補眠倒時差就衝回公司處理事情,最後頭暈得不得了直接衝進辦公室後的小套房倒頭就睡。


  小助理表示自己壓力很大啊,霸圖的總裁韓文清是出了名的嚴肅,坐在那等人等到臉都黑了,更別提他身旁那位時不時看下錶,低頭記錄著什麼的張新杰,這人可是業界皆知的準時,分秒不差,還有點強迫症。


  “叫小安送茶水跟資料進去,我馬上到。”也幸好昨天就直接睡在公司,不然這路上還不知要耽擱多久。


  很快整理好儀容走進會客室,看他是從辦公室那側進入,加上睡翹的頭髮,韓文清懂了他遲到的原因,臉色稍緩。他起身替葉修撫順零亂的頭髮,將人引導到沙發坐下。”不要逞強。”


  “我這不是剛起步的小公司嗎,不拼點怎麼養活大家。”頭依然痛得厲害,卻還是笑著回應,興欣的規模比起霸圖那可不是只小了一點,畢竟是間新公司,什麼都要靠自己,若不是葉修有以往建立的人脈,又是本行的翹楚,也沒有辦法這麼快就經營出一定規模。


  身為首席設計師的他穿著一向隨意,一件黑色的長袖襯衫配上純白休閒褲,簡單但是好看,韓文清記得有誰曾說過,白色的褲子很難駕馭,要穿得好看第一要有比例完美的身材,第二要有氣質。雖然葉修總讓人想把他那張吐不出像牙的嘴撕爛,但是他仍帶著乾淨純粹的氣質,每次認真工作的葉修總會讓他看得出神。


  旁邊的張新杰咳了一聲,拉起安文逸。”早餐不適合放太久,請盡早食用,我會跟小安在外頭等後,請兩位認真討論公事。”不打算當電燈泡,他提著公事包決定先到秘書室避一避,等兩位討論完之前也跟以跟安文逸好好交流一下。


  兩人確實有些事情要商量,這間室內裝修工作室需要穩定的建材合作商,以往還在嘉世時由於內部就有建材部門,跟霸圖可以說是競爭關係,現在離開後卻是第一個找上韓文清。


  “邊吃邊說。”桌子上放著他讓張新杰買的早餐。


  從沒跟他客氣過的人抓了就吃。”我想跟你談ㄧ下大理石的部分,最近好多人都喜歡用大理石我很缺阿。”


  “恩,那就白色大理石跟黑檀木佔比大點。”


  “你怎麼知道我要黑檀木。”


  “你大學時畫的那張圖紙,不是要動工了。”


  學時期葉修參加設計比賽時獲獎的作品,當時曾有人想買下那個設計,被他婉拒了。跟好友們的慶功宴上他喝的有點多,醉醺醺的靠在韓文清身上告訴他,這是他將來打算跟另一半一起住的房子,而現在,要動工了。


  葉修勾起嘴角看他。”看不出來啊老韓,竟然偷偷記住這種事,心那麼髒。”他本來是打算當成祕密的,等到後期裝潢工程都完畢,再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讓你一起看看也好,有什麼部分想調動的都可以拿出來討論,畢竟是我們兩個未來的家嘛。”


  韓文清表示他其實很高興的,當年葉修笑嘻嘻的拿著完稿的圖紙衝到他宿舍,連菸都不點就怕菸灰落到圖紙上,跟他解說哪處設計是為了什麼,那裡設計成哪樣又是想增加空間的舒適感……云云,剛踏入職場兩人終於開始交往,雖然眾人對於兩人大學那樣的相處模式是沒交往感到驚訝,但是從念書時就在嘉世事務所做兼職設計師的葉修住在職員宿舍裡,又忙得要死要活,韓文清則是剛建立新公司,有數不清的業務要忙,兩人一直沒什麼見面的時間,偶爾打通電話或是QQ上聊幾句就又各忙各的了。”吃慢點,跟個孩子一樣。”湊近舔去頰邊的麵包屑,他今天心情真的很好,戀人離開嘉世後自立門戶,一年來常在各國飛來飛去,還要顧著事務所裡的新人,要不是今天兩人約好商議建材,還真沒幾次像這樣坐在一起吃早餐,雖然在吃的只有葉修。


  “唔,老韓你舔什麼呀嚇我一跳。”


  “葉修。”吻落在額間。


  “反正我這次趕回來就是為了多幾天休假,老韓你就陪哥再睡一下吧,下午你也沒什麼重要事吧。”韓文清從他充滿倦意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只有他。還沒吃完的早餐被丟回提袋裡,葉修調整了下姿勢,不等他回答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他腿上。”有點硬不過還行。”


  忍不住俯下身吻住戀人,他決定放自己一天的假。


  今天天氣真不錯阿,適合兩人膩在一起。被吻得迷迷糊糊的葉修閉上眼,疲憊感湧上。

 

 

  張新杰推門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他善解人意的到裡間拿了條毯子出來替葉修蓋上,再把桌子整理過,用眼神告訴韓文清他要先走了請兩位慢慢來。


  自家助理都同意了,韓文清當然不會再說什麼,手指輕撫過葉修眼下濃重的青色,他覺得自己會看著這人的臉發呆一上午,不過不能讓他知道就是了。

 

  當天任何要進入葉修辦公室的人都被蘇沐橙笑著攔下,沒聽過妨礙人談戀愛會被馬踢嗎?有什麼事情都等人自己踏出辦公室大門再說,現在要是闖進去,有幾個錢包都不夠交的。連包子都被魏琛騙出去跑腿了,還派了羅輯跟上讓他別太早回來,驚擾了裡頭兩尊大神就不好了。




是分兩天寫完的,所以可能兩天心境不大同吧,總之我摸出來了,請大家不喜歡不要打我。

因為我不是本科,所以就挑了兩個朋友裝潢時用的過的建材,有問題請不要大意的告訴我(掩面


以上,老樣子歡迎餵食請勿拍打~

【伞修】世界賽冠軍戒-伞修篇

小段子混更(不

世界賽系列結束了我有點小寂寞呢,雖然只是幾個小段子,寫到一半我就覺得怎麼可以沒有這個人呢,這人才是那個該跟他一起走向世界的人阿......唉呦我對傘修是真愛,正好時節到了,就來一發吧www







  最後,葉修換上西裝,他出現在興欣網吧時陳果還以為是葉秋來了,他笑著比了下門外的轎車,葉秋在那裏呢,沐橙,該走了。


  穿著純白洋裝的蘇沐橙把長髮挽在腦後,揮揮手跟葉修一起坐上後座,前座的車窗降下一半,是葉秋禮貌的點頭示意。隨後車窗拉起,高級轎車駛離他們的視線。


  阿,是這個日子了嗎。陳果想道。


  南山公墓蘇沐秋墳前,葉修摸著墓碑上笑得陽光燦爛的照片,葉秋幫蘇沐橙打理環境擺上供品後,抬頭看著自己的哥哥,他臉上有著淡淡的笑,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悲傷,看來是自己太過擔心了。一樣微笑著的女孩靠近挽著他的手,不上前打擾。


   "吶,沐秋,哥拿到第五個冠軍了。"他把五枚冠軍戒都戴在右手,輕輕的碰上石碑,就像以往那樣。



欸我寫來不是讓大家哭的阿,想想現在幾月嘛~~

先開個頭我好接下去www


以上,老樣子歡迎餵食請勿拍打~

【韩叶】世界賽冠軍戒-基友篇+韓葉篇

*一個一個來不急

*是all葉但是1V1

*OOC一定有

*趕時間寫出來的不通順不可以丟東西

以上都OK的話請食用(σ・∀・)σ




  “林大大你看我有兩個冠軍戒所以分你一個我們就都是冠軍了。”


  林敬言微笑望著懷裡抓著他手套戒指的人,在他臉側親了一下。


  “唉別耍流氓阿。”

 

  葉修一推開門就看到如此閃瞎人的畫面,考慮去買副墨鏡,否則林敬言暫住興欣的這幾天定會閃瞎他。”欸我說現在才幾點兩位悠著點阿。”他穿著乾淨整齊的襯衫牛仔褲,頭髮也已整理過,看來就是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有鑑於世界賽凱旋歸國之後,老頭子高興了的葉修被赦免,離家多年終於回家然後又被趕去當領隊,回來後又被趕了出來要他繼續榮耀別賴在家裡當米蟲給弟弟養,葉修實在哭笑不得,讓咬牙切齒的葉秋開車將他送到機場,又回到了興欣。

 

  而今天,是因為某兩個人到來,整天宅在電腦前的葉修一大早便被蘇沐橙硬拖進房間打理儀容,前一天也沒準他熬夜搶BOSS,看來是蘇妹子老早就計劃好的,但是他不否認看到戀人還是很開心的。而已退役的林敬言比韓文清早一天到,所以就讓他們湊成兩對一起出門約會去,雖然葉修不斷叨念著哥都幾歲了去什麼遊樂園……之類的,但還是乖乖的跟上韓文清,伸手牽住對方的。

 

  坐完自由落體,半死不活的葉修癱在椅子上,夏日的陽光像是要燒起來般,方銳在旁邊邊笑他邊拿手機猛拍。

 

  “哈哈哈哈哈哈老葉你看你怎麼那麼沒用阿坐個自由落體就倒了。”笑得有些誇張的扭動著,方銳編輯著微博準備發送,被林敬言阻止了。

 

  去附近販賣部的韓文清提著一個小提袋走了回來,他把冰涼的飲料遞給林敬言,自己則從袋子裡拿出一小盒子冰,葉修吃著酸甜的情人果冰覺得翻攪的胃部好受了點,於是叼著小湯匙發呆。

 

  “想什麼?”

 

  “我說老韓阿,你看他們倆這樣也挺好的不是。”他其實是有些羨慕的,兩人談笑著,交握的手上戴著一組低調的對戒。”雖然哥已經有五個了……”韓文清攬過人在他頭上拍了幾下,葉修靠到他肩上他不知道的是,林方兩人也在談論他們。

 

  “老林你說這兩人怎麼就湊在一起了呢?”方銳咬著吸管含糊不清的說,林敬言拿出面紙替他擦汗,一如往常斯文的笑著。”誰知道呢,我們不也是嗎?”


  兩對情人就這樣在大太陽底下膩在一塊,也幸好非假日的遊樂園人不多,沒人注意到這四個光明正大秀恩愛的公眾人物。直到葉修被太陽曬得哇哇叫,幾人這才繼續朝下個遊樂設施前進,不過風水輪流轉,從過山車下來時想吐的換成方銳了。

 

  “欸廢物點心你先前說什麼再說一遍哥聽聽。”做著掏耳朵的動作,葉修氣定神閒的嘲笑回去。

 

  “我就拿這種轉來轉去的沒辦法咩。”兩手一攤,裝死。

 

  “哥也是唄。”一起裝死。

 

  韓文清跟林敬言商量後決定先去坐摩天輪,方銳看來是真的不太舒服。”好了別鬧了,上去看看風景休息一下,順便躲個太陽,中暑了可不好。

 

  四個大男人擠在狹小的車廂裡,雖然車廂本身並不小,但是四個男人還是感覺擠了點。剛剛輪到他們時,管理的打工小妹被韓文清的黑臉嚇到差點自己跳進車廂上鎖,葉修跟方銳到現在都還在笑。

 

  趁著離地越來越遠,兩對越發親密,方銳貼在林敬言耳邊說著悄悄話,然後倒在他身上笑。韓葉兩人則是十指交扣,面頰貼著對方的,車廂內的空調讓他們身上乾爽許多,可以黏在一起不滿身汗。

 

  接近最高點時,林敬言牽起方銳戴著戒指的右手,在上頭落下一吻,後者難得臉紅了。而對面的韓文清拿出一條鍊子,上頭掛著個霧面噴砂的銀戒,知道葉修因為會妨礙操作而不太喜歡在手上戴東西,他只好換個方法,對方果然露出了笑容,跟平時那種總帶著嘲諷的不同,是很乾淨純粹,發自內心的笑。

 

 

  吶,你們知道嗎,聽說在摩天輪到最高點時接吻,就會幸福一輩子喔。


我好喜歡韓葉(≧艸≦*)

唉怎麼好像離題了?不管啦XDDDD我覺得這兩人就是那種會互噴垃圾話但是又很關心對方的好基友(X

請繼續這樣歡樂又甜蜜的在一起ヾ(●´∀`●) 

總之世界賽系列小段子結束了呢,最後讓老韓登場一起玩~


以上,老樣子歡迎餵食請勿拍打~

【翔叶】不夠坦率-(上)


*又是騎車時想到的

*ABO世界觀+驅魔師paro,翔A葉O,驅魔師為自創角及江波濤兩人

*OOC一定有,自創角第一人觀有慎入

*這篇對話多於描述

*渣文筆請多見諒

以上都OK的話請食用(σ・∀・)σ



  我叫琉玥,是個......驅魔師,平時的工作就是到處處理怪事,今天從故宮博物院接了個任務整理環境,裡裡外外清理了一遍之後我打算騎車去夜市逛逛,但是騎到一半我覺得車子怪怪的,一直有往一邊傾斜的感覺,於是停在路邊,一回頭我就沉默了。


"呢,你要搭便車我是不介意啦,不過可以別側坐嗎?這樣我不好騎。"


對方似乎很驚訝有人看得到他,驚得手中的菸都掉了。"你看起來不像死靈,是不小心離體嗎?需要幫忙嗎?"


"唔......哥飄了這幾天還是頭一次有人能見到哥,不需要幫忙,聊聊天就行。"



"所以你是想回也回不去阿。"我只好把人......靈帶回家。"我不知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生靈離體要回歸的話得在軀體近前。"


"所以哥要回去還得搭飛機囉?"他點點頭又點上一根菸,低頭思考著。"願意聽聽我的故事嗎?"


"在那之前,你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我都說了。"


"哥的名字是葉修,你上網加個榮耀的關鍵字搜搜應該就找得到,我是電競選手,頂尖的。我有個喜歡的後輩,但是他應該很討厭我吧。"


他頓了一下。"他是個年輕的Alpha,有能力有衝勁,但就是經驗不夠,他曾從我這搶走了最重要的東西,我當時還沒喜歡上他,雖然這是遲早的事我還是挺難過的。


"之後我離開了原本的隊自組戰隊,中途跟他們碰上數次,每次我都很狠的擊敗他,不過也希望他從戰鬥中多學些東西,不論是技巧或是與人之間.....總之我看好他的能力,後來為了帶著新人殺回職業聯盟我們又在挑戰賽決賽遇上,最後場上只剩他一人,但他卻選擇了放棄,我知道他終於有所成長。"


我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準備做飯,葉修自然飄在我身後跟著。"所以你是個Omega,那最重要的東西該不會是......好啦應該不是你不要這樣看我,但是他知道你喜歡他嗎?"


"這我也不清楚,就在挑戰賽結束後我的舊東家就解散,他也轉入另一個豪門戰隊,所以我們自然又在場上碰面,中間發生太多事我不知道從何說起,第十賽季的冠軍被我拿走,然後我就退役了,本來以為回家後就不會再跟他有所接觸,老頭子卻叫我回去帶領國家隊參加世界聯賽......"



葉修雙手覆在孫翔手背,教給他自己開發出的技巧。"感覺一下我滑鼠的抖動跟鍵盤的配合,你很有天分一定學得起來。"



指導完隊上唯一的戰法,他又轉去跟喻文州討論戰術,跟張新杰肖時欽一起在紙上畫記。專注而認真,然而他沒注意到的是,孫翔摸著自己的手盯著他看了好一會才轉回去繼續練習。



不要問我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不知道的給我回去複習!!

這邊先簡單描述一下開頭,明天心情好的話就更第二章~


以上,老樣子歡迎餵食請勿拍打~